为自己的无记“欲”“念”减肥

  本周学习的内容是别境五心所:欲、胜解、念、定、慧。别境心所不同于遍行心所的遍一切处,它是在各个不同的因缘下才能生起,五种别境心所皆通三性。我重点分享对“欲心所”“念心所”的修学心得。

  通过同喜班“人生佛教”内容的基础学习和听闻导师讲解《略论》,我对身口意的善与不善有了较为明确的认识,特别是五戒十善已形成胜解,对造不善业也有一定的防护心理。倒是在无记的欲和念面前放松了警惕,从而泛滥成了不善的身口意。

  有句俗话叫“女人永远都少一件衣服”,明明衣柜里塞满了各种季节各种面料各种风格款式的衣服,可是随时随刻都有热情逛时装店,时刻准备花钱买自己看得上的衣服。自从有了淘宝,这种欲望更泛滥了。一方面逛店不受时间限制,下半夜都可能在刷时装网页。另一方面不受某个城市某个商场限制,全国甚至全世界的店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来到自己的面前诱惑我。只要自己看得上,总觉得就缺这件,必须要买下来为我所属。

  这样做的结果是除了浪费自己的时间资源和钱财资源外,还浪费了这个世界的物质资源。更可恶的是,每天早上出门前还得花一定时间考虑穿哪件,挤占了安住在正念的心。加入三级修学之后,虽然购物的欲望有所减弱,但有时不善念仍冒出来:“我就看看,欣赏下美,我不买。看看不算造业吧?”这其实是给贪念施加营养,有时很快它就增长广大了,多次看着看着忍不住就下单了。写分享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柜,即使未来二十年不买衣服,我的衣服还是足够穿的。而且,这些衣服里就有二十年前置买的,如今也照样能穿,没有觉得哪里不妥的。

  对照当期法义观修,其实我怎么穿扮着走出去,在别人眼中,也还是这个跟昨天穿不同一件衣服的业报身而已,对生命品质并没有提升多少。再看看导师,一袭灰色的僧袍常常还打着补丁,可是一点都不影响他作为智者大德的威仪。这么一对照,真是羞愧不已。再观听视频,听到是导师说“少欲知足”,觉得对我是那么苦口婆心,那么语重心长。进一步反省自己,何止是买衣服这件事上任无记的欲望膨胀泛滥成灾造业呢?食物、用具等等方面无不是如此,喜欢喝茶,这算是无记的欲,可是盘点茶具,有五六七八套,可我还时不时孜孜不倦地在网页上想挑选一个容积300-400毫升的紫砂壶;还心心念念想着买花盆种花、游山玩水等等,“若此恶业有体相者,尽虚空不能容受”,真实不虚啊。

  减肥是时常挂在嘴边的时髦话题,真正该减的,不止是身上的赘肉,而是这些看似无记的欲望。靠什么减此肥呢?靠当期法义中学到的“慧”,于所观境里去拣择、判断,什么该减,怎么减。

  每天午餐后会在办公室与同事泡茶小憩,与同事增进感情的时间投资,过去认为必须有啊,也是调剂自己,以便有更好的状态投入下午的职场工作,表面上看这是无记的,午休嘛。可就在这些八卦聊天中造了不少口业,说说新近发生的事,远的近的,评论下热点,这是一种负精进的观察修,而且还每天轮番修,与解脱无益。这样的时候,判断、拣择是多么重要,每天早上常课“健康生活五大信念”里,“我决心不传播不确定的消息、不批评或选择我没有把握的事情”,这个“减肥操”我仅仅打卡下就完事了吗?在座下的时候我“减肥”了吗?效果如何?减肥口号“管住嘴”,不仅仅是少吃,营养地吃,也是少说,智慧地说,说如实语,说爱语,说能够给人带来快乐希望的话。那些重复的、多余的废话,也是心念丑陋的赘肉,是影响心理健康、阻碍解脱的毒瘤,它比身体肥胖的危害要严重得多呢,数数思维减这方面的“肥”才是我当下迫在眉睫的课题。

  导师说:我们每天都在不断地忆念一些东西,尤其到了老年,更是不断地在忆念年轻的时候做过什么。“年轻的时候如何如何”虽然是无记的,但在怀旧中其实是夹杂着不少我的重要感、优越感、主宰欲、我慢心,并且不断地强化它。其实忘不掉的,忆念的大多是些工作生活中无关紧要的琐事,比如某某某的囧事,谁谁谁喝醉了酒时的丑态,谁追求过谁谁暗恋过谁,谁比较小气,谁很大方等等,更有危害的是往往和三五好友一起做这方面的观察修,年老话多,还数数轮番修。互相影响互相“加持”这些事情带来的情绪,互相浪费彼此的暇满人身,很不值啊。

  已经年逾半百的我一定要警惕如此,不应在体态逐渐臃肿的同时,怀旧之心也一并臃肿。给自己这些放不下、我执做减法的同时,我应该多念三宝功德,多念恩生敬,多念死无常,多念三恶道苦,给善念、正念做加法,为自己打造一颗健美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