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课修学了遍行心所中的后三个:受、想、思。

  受包括了生理上的苦、乐,心理上的喜、忧,及对舍五个感受,这个阶段已经进入了心对于境界的染著阶段。我平时最喜欢出门旅游,按照慈满的说法就是“又去哪里浪了”,感受异地的风土人情。大好风光对我最突出的染著就是拿相机拍照,各种角度,各种景别。从修行的角度来说,其实这是与接受缘起背道而驰的,任何事物都没有恒久不变的特性,而我定格那么多美景,无非就是希望它被长久保留下来,我还能再次、多次欣赏到。进一步分析,这也是贪,贪著一种视觉上的愉悦感受,也就是乐。如果单纯从欣赏景物来说,它当然还不至于造太大的恶业,但贪念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培养起来的。对治我的这一串习,最好的方法就是时时忆念三宝,见到一切美好的事物,以及由此生起的愉悦感受,都供养三宝,“我悉供养诸如来”。

  想是在每个认识上所呈现出来的具体影像和概念,即实物和名言。想什么、怎么想,对人生非常重要。想什么受到欲望、情绪的影响很大;怎么想,与是否有正知正见有关。在佛法修行中,想是一个非常重要抓手。我们每天常课中的“七支供”,《略论》中的思维暇满人身、忆念三宝功德,念死无常、念三恶道苦,通过这一系列的想,让我们生起出离无明和烦恼,出离轮回的愿力。而我在座下未修中间,多数总想着哪里的风景最好看,这也是和出离心背道而驰的,正见往往败给了不正见。法义明明告诉我,五浊恶世里苦才是生命的本质,我却还是贪著短暂的,稍纵即逝的快乐,而浪费了宝贵的暇满人身。因此我要想什么?想到累生累世培养的串习实在是太强大了,生命的觉性虽然本自具足,但是早已被染得又黑又厚,想跟它抗衡,唯有让自己安住在善所缘里,多闻思经教,多花时间做义工,一点一点洗却那些黑厚的尘垢。

  思是造作的意思,心有选择善或不善的能力,但这种能力要受到业力的支配。唯识学中,把思分为审虑思、决定思、动身发语思,从对想的审查评估,到制定计划,确定行动纲领,再到具体行动,思包含在造业的整个过程中。思心所也代表着意志行为,导师告诉我们,意愿的强和弱,是修行的关键。过去不理解,为什么天天要做常课,都是同样的内容,原来就是在强化出离心、菩提心,不断告诉自己:生命目标是什么,应该做什么。因为只有每天不断地告诉自己,才有可能加大这种意愿的力度。 能够每天做常课,本身就是需要一定的意志力,进入三级修学前两年,到冬天我就坚持不了早起做定课。对比刚进班之初,现在对佛法的胜解坚定了很多,所以自然也就能够做到每天早上的常课。关于做事需要意志力,这方面的体验其实很多。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坚持需要意志力的。

  我们总是感慨,佛法这么好,知道的人却这么少。所以说学佛目前还是很小众,身边的多数人不理解。我们会碰到好多违缘,好多阻力。要想排除这些偏见、误解的干扰,也非常需要意志力。意志力不够的话,面对众多不同的声音,一会儿这个人说该追求这个,一会儿那个人邀着做那个,心就很容易被搅乱,而无法安住在正念上。修学到意志力这部分内容,我更加明确了,就是要不断重复正确,不断轮番修,才能加固自己的道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