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在这一课带大家思考人生最本质的五个问题,也是往往会被人忽略的问题,包括何为幸福、我是谁、生从何来死往何去、何为命运和活着为什么。在第三课《当代宗教信仰问题的思考》中师父讲过,信仰所关注的人生大事“都是人类永恒的问题,不会因为我们的忽略而不再存在。事实上,但凡有思想的人都可能碰到。一旦涉及这些问题而没有宗教作为支撑的话,人生往往会陷入迷茫之中。” 我特别认同这句话,对人生的深层问题不去思考、或者思考了却得不到一个确实的答案的话,人很难过好这一生。就像师父所说,“不知何为幸福,就会以苦为乐,与幸福背道而驰。不知我是谁,就会非我执我,遗患无穷。不知生从何来,死往何去,不知何为命运,就无法对未来作出正确规划,使生命健康发展。不知活着为什么,就会耽著于眼前小利而忽略生命的究竟价值,或因找不到活着的正当理由而失去生存动力。”

  我学这一课最大的感受,是想对自己的生命做一个系统性的改变。我现在的生命产品是什么样的呢?因为无明障蔽,我人生的程序运行得稀里糊涂。它没有核心的理念指导、没有最终的目的所在,整个程序就是走一步看一步,更悲惨的是很多时候的指导理念甚至是错误的,因此时不时地陷入系统故障。

  · 我生命故障的第一个原因是不知何为幸福。想要幸福却奔向痛苦,是我生命程序的现状。在读师父的这本小册子之前,自己从来没有有意识地思考过“何为幸福”这个问题,同时还天真自大地认为自己当然知道什么是幸福、如何才能幸福。一直以来我的生活逻辑是这样的:小时候我努力扮演好学生、孩子的角色,期待获得幸福;长大一些之后,这个社会对成人的要求更多,我又觉得“成功”扮演好自己的每一种角色就能得到幸福。而我期待中的幸福是什么呢?无非获得是一些外在的赞美、物质的回报、或者一些身份和地位。如果这种生活逻辑是对的,那么越长大自己应该越幸福,因为我一直都扮演好了自己的角色,在某种意义上也获得了成功。但我确实觉得幸福越来越难了,得到那些外在的奖励本来应该是获得幸福的手段,但不知不觉却变成了生活的目的,而追逐奖励的过程又正是大部分痛苦的来源,真真是南辕北辙。我逐渐体悟到幸福唯心的成分,也开始对自己进行调整,努力地不被社会的期待、竞争和攀比所裹挟,试图定义自己的“成功”。但这些都不根本,因为无明、因为强大的串习,自己还是活在对外在世界的追逐中,我看不清自己的贪著、也对抗不了它,所有的努力到最后只变成偶尔失意时对自己的些许安慰。直到这一课,师父讲佛说人生本质是苦,快乐只是对痛苦的一种缓解。我就在想,到底是什么,给人生镀上了这个苦的底色?我发现师父在后面给了答案,师父说“因为不了解生命真相,我们才会产生诸多烦恼”,而“惟有体证生命真相,才能从根本上转迷为悟,超越痛苦。”这让我豁然开朗,原来我一直以来追寻幸福的方式,从根本上就是颠倒的。一个在布满陷阱的迷宫里迷路的人,最应该努力的方向是拿到迷宫的地图、看到迷宫的全貌,而不是在迷宫里兜来转去、四处碰壁。单是意识到这点,心里就有一种自在的感觉升起,一个一直在潜意识里困扰我的问题被清晰地提出、又终于得到了一个简单却究竟的回答。学佛的意义也再次明晰了起来,只有依正见转迷为悟,才能在转瞬即逝的、有漏的世间快乐之外,有能力去探寻本质的、不依靠任何外物的幸福。

  · 我生命故障的第二个原因是我执。我是谁?学佛之前的我,觉得自己的名字、身体、情绪、性格、社会角色等等组成了我,所以生命程序理所当然地是为了这些“我”服务。而这一课,师父把这些“外物”通通破除。比起纠结于这种破除的思路是否经得起推敲,我一直在思考的是为何要破除这些。自己过得太累,往往是因为依附的东西太多,名声、能力、外貌、爱人、财富等等,为了维持所依靠的东西不会倒塌,需要时时刻刻奔忙劳累。但在一个无常的世间,依附的东西时时都在崩塌,人便会疲于奔命,一会儿要解决工作的问题、一会儿要解决家庭的争端、一会儿发现自己长了几道皱纹、一会儿又要去看别人又在如何八卦自己。让问题更加激化的是执着,执着地想要与我有关的东西就是永恒的、最好的,人在执着中会拒绝接受世界本来的样子,只希望事情按自己的期望发展,往往只能是劳心费力却事与愿违。而如果这种我执,根本就是对如实世界的颠倒认知呢?我发现当师父把这些依附从“我”这个概念里一一剥除的时候,我获得的是一种极大的自在感。如果名字不是我,我本无需为别人如何说起这个名字而担忧;如果身体不是我,我不会因为它的衰老与疾病而心生痛苦与恐惧;如果我的观点不是我,我不需要为了维护它而绞尽脑汁……就像师父说,“远离这个处处作祟的‘我’,也就远离了那些与‘我’形影相随的烦恼”。我试着在生活实践中把“我执”一点点剔除,就在我写论文的时候,我不再去想自己在创造一个能证明我的实力、为我赢来荣誉的作品,而只是发现真相、写好文章,这时候事情便只是事情本身,我只需要做事,而并不需维护“自我”的重要感、优越感、主宰欲,这时候的我是轻松的。我也并不再执着于“我”的观点,这让我更容易认知与接纳数据所呈现的事实、以及他人提出的问题,其实更有助于做出好的研究。这种试验,让我觉得“我执”是生命的错觉,更是人生的负累,“无我”是让我们认清真相、摆脱负累。虽然现在的自己还不能体证真实的“我”,但至少可以先把“无我”用起来,一步步解粘去缚。

  · 我生命故障的第三个原因是不识轮回与因果。不识因果,不识生命的长度,让我目光短浅。我的生命程序是只顾当下、而不是“活在当下”的。

  · 我生命故障的第四个原因是不知活着的意义。学佛之前,没有任何一种人生意义说服了我,因为感觉人死如灯灭,一生高尚也好、卑劣也好、成功也好、失败也罢,最终还不是会败给死亡,因此我的生命程序并没有旺盛的主观的动力。

  学习完这课之后,我希望对自己的生命系统进行一个全面升级,从不断修学中改变生命程序的根本设定。想到师父说“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制造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过程”,我的人生真的就是不断debug的过程,很多问题改了又改却没有根本解决之道,而今天的一节课却一下提供了debug最佳思路,再次证明了追求幸福需要“以法为洲”。在《学佛不能忘记的问题》里,师父特别强调问题意识,“如果对人生没有深度的思考,就没有在佛法中找到答案的需求”。对人生根本问题进行有意识的思考,是坚定学佛信念的基础、是学佛的目标所在,也是我们过好这一生与未来生的根本动力吧。感恩师父在这一课里深刻的提问与智慧的解答。感恩三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