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听到“盲龟钻木孔”的故事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当时就觉得这个故事很有画面感:茫茫大海里,一只盲龟在海里漫游,同样在茫茫大海里漂浮着一块木板,木板上有一个圆孔,正好可以钻过去一只乌龟......于是,也就这样把它记了下来。后来,还经常跟朋友分享这个故事。这次再次修学暇满人身,方才意识到,我一直把它当做故事,从未真实地认为这会是事实,也从未想过自己这一世的人身得来居然跟盲龟钻木孔一样,也是如此的不易。导师用到了两个词:偶然、竟然,得到暇满人身。

  仔细思惟之......

  导师说到了六个“难”:人身难得;暇满人身难得;佛法难闻;善知识难遇;好的道场难逢;良师益友难逢。

  小时候经常会去看蚂蚁搬家,当时就觉得这蚂蚁真是太多了,乌压压一片,搬家时队伍甚是壮观。现在想想,哇!人跟他们比起来确实太少了。人身难得,此言不虚。

  前天偶遇一位“同修”,聊天中说起自己也信仰佛教。我问:请问您是什么时候皈依的?答:没有,我年级还轻不能皈依,过些年才准备皈依。啊!这个回答听得我啼笑皆非,心里又十方着急,尽管我极力去跟他解释皈依的含义和重要性,他似乎并不以为然。最后,我结缘了导师的一本小丛书给他,结了善缘,希望他能早日明白皈依的意义,早日接触正法。这次偶遇之后,我对于暇满人身有了进一步认识。得到了人身,并非就拥有了它的所有价值,能够遇到正法、遇到善知识是多么的重要!想到了导师,想到了三级修学,想到了同班的修学伙伴。假如没有这些善缘的成就,我又何尝不是迷迷糊糊地认为自己在信佛。获得暇满人身是众缘和合,太不容易了!

  对《略论》中的一句原文的思惟,惊出了我一身冷汗。“于菩萨前若起嗔恚,随其一一刹那,须经一一劫数处无间狱”天知道我身边哪位是菩萨,或者说是哪位菩萨?自己嗔心如此之重,这得积累多少罪业啊!想至此,全身汗毛都立起来了。生起一刹那的嗔心,就会下无间地狱一劫。如此再让嗔心发展下去,自己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不对,应该是在地狱里永无出头之日了。我的个乖乖,这位嗔心大哥,以后我是不敢碰了。想起来前一段有一次班级交流时,居然对辅导员起了嗔心,虽然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是当时嗔念满满。哇!不得了啊,辅导员可是大菩萨。尽管后来自己已经发现自己错了,却没有向师兄忏悔。昨天班级交流现场,当着全班师兄,我正式向辅导员鞠躬忏悔。结束交流学习回去的路上,感觉整个人都很轻松。五戒十善是得人身之因,这嗔心只是不善中的一个而已,这么一路思惟下来,这个人身不仅仅难得,同时太容易失去了,五戒十善其实是为暇满人身保驾护航的防火墙。

  问题又来了,这一生糊里糊涂造下了很多罪业,无始以来造下的业究竟有多少又不得而知,《行愿品》中讲,众生的罪业,如果有形相的话,尽虚空界都装不下,天哪,那我岂不是没有活路了?还好,还好有导师,导师给我指出了活路:业是可以忏悔的,一旦见道就把惑业的基础摧毁了,那么业就会像被煮过的种子,不再产生作用。前提是,要不断忏悔、不断地精进修学佛法以期能见道,能实现暇满人身的重大意义。

  方法是有了,关键还在于把握机会。宗大师又给出了观修难得的四法:1,须修法--唯有修学佛法才能帮助我们究竟的离苦得乐,。2,我能修--偶然、竟然间,已经得到暇满人身,我能修佛法,可以实现最高的生命价值,岂有不修之理?3,今生即须修--今生一旦解脱不了,来世?我在哪里都不知道?导师不止一次鼓励我们,这一世可以成办,我深信在导师引导之下可以今生解脱;4,现在即须修--时不我待,明天和无常谁会先到?必须、立刻、马上,修起来。

  就像导师说的,生命确实是无常而脆弱的,一口气不来,就什么都不是了。过去的无法改变,将来的还没发生,能做的最实在的事情、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珍惜暇满、把握当下,努力、精进的修学佛法,才不枉费这难得的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