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法义以问答的方式,从“信仰与人生”“正信、迷信与邪信”“信仰与理性、科学”“信仰与社会进步”“信仰的现象分析”五个方面对当代宗教信仰存在的一些很有代表性的问题进行了分析阐述。概括来说,引发我思考三个问题:我是否需要信仰?我需要什么样的信仰?我该如何建立正确的信仰?

  真心讲,在加入三级修学前,如果跟我讲信仰,第一个冒出的念头就是“共产主义”,毕竟,我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根正苗红的共产主义接班人。多年的唯物主义教育让我远离宗教,我深信,那些上帝、真主、佛祖、玉皇大帝……只是希腊神话一般传说中的人物,是文学作品的渲染,是想象力丰富的文学家们的痴人梦语。茶余饭后读一读,开开脑洞是可以的,让我去相信、甚至去膜拜、去依附,那是绝对不行的。有烦恼吗?感到痛苦吗?当然要靠自己解决咯,怎么能去依赖一个虚幻的神呢?再说了,人生不就是苦乐参半的么?有什么过不去的坎,要通过去依附一个什么“神灵”来解救自己呢?那样的人生,岂不是太没有主动权了?就这样,我“勇敢无畏”地度过了我的前半生。

  “生从何来死往何去”?这样的问题我没认真想过。因为对唯物主义者来说,总归是“尘归尘土归土”“化作春泥更护花”咯,人死如灯灭,这是我当时的唯物认知。人活一世,就是奋斗的一生,改变命运,改造世界,所以,我很“积极”地摸爬滚打在红尘中,为了有朝一日成为别人眼中的“成功人士”,我义无反顾勇往直前。直到……有一天,跌倒了,跌痛了,发现这个世界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发现很多事情不是靠我一己之力就能改变的,很多事情不是靠“积极”就能解决的,很多事情超出了我的“掌控”。加之高速发展的经济导致的一系列社会问题,一切向钱看、食品安全、医患纠纷、大量抑郁人群、频发的恶性事件……这才跌醒了。我终于停下匆忙的脚步,我要思考一下了:这个世界,真的只是通过法律和道德约束就能抵达理想国的吗?能让全世界约2/3人口投入其中的“宗教信仰”,究竟有何魅力?宗教信仰真的是一种心理懦弱的表现吗?我是否也需要有宗教信仰?生平第一次,我站在了宗教信仰的门前。

  早就有朋友给我布过道传过教,送我《圣经》,我也曾阅读一二。可对于其中言必称“信则得救”“信者上天堂不信者下地狱”以及“末日审判”这样的信条,终究难以咽下。我的命运怎么能掌握在“神”的手中?既然他是全能的、慈爱的,为什么不肯让所有的人都获得永生?一个只对信自己的人施加慈爱的神,是不是太“小心眼”了?直到有一天,三级修学为我打开了佛法的大门,我才忽然发现,原来我一直误解了这个从我小时候就密不透风围绕在我身边的宗教。

  我只看到了香云缭绕的寺庙里迷信的人们烧香磕头求菩萨保佑的愚昧盲信,却没有看到有那么多的饱学之士也是虔诚的佛教徒;我只看到了寺院里看似“游手好闲”的僧众们,却没有看到为了求法“宁可就西而死,岂归东而生”的玄奘大师、为了弘法六次东渡直至眼盲也不改其志终至东瀛的鉴真大师这些高僧大德;我只看到了埋头只会口口声声念诵阿弥陀佛的“没头脑”信众,却没有看到文采斐然由众多翰林学士一字一句精雕细琢翻译出来的三藏十二部典籍……一个人的成见有多可怕,就离智慧有多远。我竟然如此选择性地无视了佛法这么多年!还好,我终于站在了佛法的门前,一切都不算晚。

  佛法说:“信为能入,智为能度”。是了是了,它没有只跟我说,你信我就对了!它更跟我说,除了信,你还要自己思考,还要有理性思维!看出来了,这就是智慧的闪现。它是不怕我去质疑的!这一点非常重要,它不怕,是因为它知道自己经得起任何的质疑。它还说:“依正见建立正信”,它会教给我对世界真相的正确认识,也就是正见,它让我自己去在生活中检验,自己去判断,经典里说的是不是都是对的。它坚决捍卫我质疑的权利,这得有多大的底气,才敢于让人尽管“不服来战”啊!它又说:“有信无智长愚痴,有智无信增我慢”,这不正是揭露了活生生的现实吗?那些一味只知道磕头烧香求保佑的信众,不就是“有信无智”么?那些口若悬河佛法名相出口成章的佛法学者不就是“有智无信”么?

  就我而言,我肯定不会是那种单纯只是“信”的人,所以我离“愚痴”应该还是可以保持距离的;但如果我只是把佛法单纯当知识学,不在生活中实践它、不去验证它,那肯定是要徒增我慢了,也就跟那些佛学研究者没什么两样了。现在站在学第二遍略论的修学站点来看“有智无信”,体会更深。对佛法将信将疑,对导师对三级修学模式将信将疑,必然导致看起来修学层面已经很超前了,但因为缺乏足够的“信”而在心理层面严重滞后的局面。身边这样的例子太多了,相比较而言我的信还算牢固,但还需要持续不断无有疲厌地加固再加固。

  什么是真正的佛教徒?法义中说,首先是要皈依,因为“这种依赖将贯穿我们整个人生”,它将“直接关系到我们能否获得教徒的资格”,是很重要的宗教仪式。还强调了佛教徒守持戒律的重要性,要减少功利行为,如果只是寻找心灵安慰和精神寄托,也是非佛教徒。一一对照下来,好险啊,想当年为了下定皈依的决心,整整经历了8个月的艰辛心理博弈。至今还记得那个冬日暖阳的中午,当做了那个此生最重要的“皈依”决定的时候,心里那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踏实感。从此,那片浮萍终于生根,不再随波飘摇了;从此,“佛之所在,法之所存,心之所依”。

  这一课,为我打开了信仰的大门,也帮我厘清了一些原有的对信仰现象的误解。佛法博大精深浩瀚无边的画卷,徐徐展现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