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法义内容有4个部分:书院缘起、修学总则、修学内容、交流流程。总体来说,就是书院因何而建?有哪些课程设置?在这里怎么修学,有哪些要求?通篇读下来,对我而言,我所要思考的是:我是因为什么来到三级修学的?我找对了地方吗?这些课程是我想学的吗?这些学习方法和要求适合我吗?我能遵守吗?

  “缘起”部分说,现在的人们精神空虚,心灵危机四伏。可不是么?我自己不就是因为生活中的各种人际关系无法恰当处理而险象环生吗?在那一个个以泪洗面无法入眠的深夜里,在一个个绝望到找不到活着的理由的日子里,在彷徨无助四顾茫然的绝境里,我抓住西方心理学这根稻草,暂且得以喘息。只是内心深处隐约有个声音在说,这不是真正能给我精神慰籍的灵丹妙药。那时,也曾想在基督教、天主教里寻找到一些宗教依赖。然而,把自己俯首帖耳交付给那么一个“万能”的神,由他来主宰我的生活,未免太被动,未免太懦弱,未免太不科学。

  后来的后来,误打误撞地(其实现在知道那是累世累劫积攒的因缘推动使然),我就走进了三级修学。我之所以学佛,实在是被生活中的创伤所击垮,想要在这里找到疗伤的药,让我能解脱一点现实的痛苦而已。所以,当我还在参加读书会的时候,就被导师那本《生命的痛苦及其解脱》深深吸引。这个学佛的原因,实在是有点Low哈,但它就是事实。而在我学佛半年左右开始深深受益之后,我深深地感恩我生命中曾经的那些苦痛,如果不是它们,我至今还在红尘中乐此不疲地摸爬滚打和“奋斗”着;也深深感恩那些“伤害”过我的人们,如果不是他们,我又怎么有机会敲开佛法大门?感恩他们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成全了我。真诚地愿把我所有修学的功德回向给他们,愿他们也能早一天走近佛法。

  说到教界现状,太有同感了!为什么我宁愿去找西方宗教,也不愿意先去了解近在身边的佛教?实在是太少有机会接触到弘法的法师们,佛教对我来说,就是黄墙大殿里那些冰冷的雕像,以及香云缭绕、求神拜佛、祈求保佑的迷信场景;或者就是天天“阿弥陀佛”念个不休的老头老太太;再就是寺院附近的算命卜卦的人群。传说中的高僧大德,似乎都在深山里,难觅踪迹。佛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副衰败没落夕阳西下的宗教印象。

  手册上说,书院建设的是一套“大众化的修学体系”,说“适合所有学人、兼容所有法门”,对我这个刚刚接触佛法的小白来说,真是“不明觉厉”。但我特别认同里面说的“之所以强调大众化,关键在于师资严重不足”,高僧辈出的时代已经成为历史,想找到一位大德,确实像大海捞针了,就好像我根本就没听到过几位大德的名号,隐约中只知道星云大师,还只是因为“星云”这两个字比较有意境,导师的名号更是听也没听过(实在是惭愧)。后面说的“核心要素”“修学次第”什么的,当时也是一头雾水得搞不清,被牢牢吸引的是那个设置了八年多的修学课程,三个阶段,同喜、同修、同德。那么多的课程,我就好像老鼠掉进了米缸里,竟然有这么多可以学的啊?(关键还都是免费的!)真是太棒了!就是它了,就是它了!于是,就这么一往而情深地开始了我的三级修学之旅。

  现在说说自修、小组交流、班级交流那些事儿吧。刚进班,知道每天要自修至少40min,读三遍以上,这对我不算什么事儿啊,还觉得这样的要求实在是太低了,谁还抽不出这么点时间啊?每周的小册子薄薄地一会儿就能翻完一遍,于是很傲娇地藐视了这个规则。后来发现,自己其实很难做到,因为它还有一个要求是“相对固定的闻思时间”。刚开始,我很随性,什么时候想看就看,时间上肯定是远远超过要求了,但就是固定不下来。后来辅导员师兄说,为什么要求时间上要“相对固定”,这里是有修行的原理的,是要让心能够在每天的这个时段里,能够安住在佛法的薰习中,让心形成“心相续”的习惯。这个名词很新鲜哈?反正我是第一次听到。仔细琢磨琢磨,也对,我的心常常是散乱的,念头是飘忽不定的,如果能通过训练,让我的心能够安定一下下,那也是很不错的事情吧。后来我自己的体会是,这就好像是一个心锚,让我的心在漂荡中能够有一个定力维系在一个点上,这个点就是佛法。我每天都能在固定的时间来加固这个心锚,那我就会越来越容易掌控那颗漂荡的心了吧。后来我就把时间固定在晚上了,刚开始不到一小时,后来慢慢增加,再后来,整晚上的时间都交给佛法了,越学越欢喜,真是“世间唯有佛法高”了。

  小组交流在刚开始一段时间里,是我的一个坎。我倒是从没找理由不去参加,但每次去的时候,跟同修交流的时候,总是要么对佛法的各种挑衅,要么是对同修的分享不屑一顾。一两个月的时间里,每次回家的路上,我都会想,我是脑子进水了吧,每周跑着么远出来,和一群不知道什么人的人一起讨论那些辅助教材里看起来那么简单的问题?那个时候,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天高地厚。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汗颜。 每一位同修都有值得我学习的地方,每一位同修的分享都有能启发到我的地方,只要我用对了心,每一个人都是我的老师。感恩陪伴了我四年多的同修们!感恩你们对我的无条件包容!

  班级交流,辅导员师兄说要大家站着分享,虽然天不怕地不怕,可是前几次分享的时候,也还是心慌手抖的,后来知道,那是因为太关注自己了,太在乎自己的表现了,那个时候,眼里只有自己。站着分享,持续了两年多,才被允许坐着了,刚坐下来分享的时候,竟然还不适应了,哈哈。刚开始修学的几个月,因为我总是会问很多“为什么”,所以经常会被同修们集中“教育”,一方面虽然也因此而有收获,一方面却也觉得“有伤自尊”。好在辅导员师兄永远都是那么慈悲,无论我如何挑衅和提问,总会不愠不火地回答我,而且基本上能让我心服口服,以我当时的秉性,假如不是碰到这样既慈悲又智慧的辅导员,估计不是他被气跑,就是我因为不服气而放弃修学。感恩三宝加持,我总算很快“上道”了。

  最后要说到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八步骤”!那会儿,看了这个方法,觉得很容易懂啊,不就是让我“理论联系实际”吗?这个道理太简单了,也有必要整出来八个步骤啊?小题大做了吧?所以刚开始时没怎么在意。只是在学习每期法义的时候,都很认真地在书上勾勾划划,空白的地方写满了感悟,也在不断告诫自己,我是想来解除痛苦和烦恼的,我要看看这一期法义告诉了我一些什么?我能把它用起来吧?用起来有效果吧?我是用自己的方式在学习的。后来想想,这其实也是在落实前五个步骤,所以,虽然没有刻意背诵,好在潜意识中在用了,所以受益也就特别大。基本上在半年后,我就非常非常认可三级修学和导师了,还发愿说二三十后,要赶上导师。惭愧哈,那个时候不知道导师的修为有多高深,以为不过是佛法道理懂得多一些,只要我努力学习佛法经典,过些年也是可以赶上导师的,可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其实,我还是漏了一个重要的点,就是“真诚、认真、老实”的修学态度。之所以“漏了”,是因为那个时候,我觉得我那么认真学习,态度自然是非常端正的,还需要去知道这三点里详细说了些啥吗?我要是不真诚,我能冒着被别人“说教”的风险每周来参加两次交流吗?我要不认真,我能每期法义都看得那么仔细吗?老实这一块嘛,确实做得不是太好,倒不是去外面“攀缘”什么别的法门,但我太好奇,太“好学”,所以会在看完本期法义后,拿出很多时间阅读相关的佛法书籍。我的理由是,我是小白进来的,我得抓紧时间“补课”啊,不然那些名相什么的我都听不懂,怎么交流啊?我还特别爱请教“百度.仁波切“(这是导师给百度起的一个名字,哈哈),但凡有不明白的名相,第一时间我就找度娘了。也确实因此填补了很多空白,好在我时间相对宽裕,并没有因此而影响修学当期法义。狂补过基础知识之后,我才算真正“老实”了,也是知道了“多闻”的关键在于反复闻思,知道了修学佛法不在于知道了多少,而在于真真切切在自己身上用起来了多少。正如导师不厌其烦的开示说,如果没有用起来,读得再多,也没用。这几年的修学,这一点上是深有体会。“佛法无多子”,愚笨如周利盘陀,也能只念“扫尘除垢”四个字就悟道,而聪明如“多闻第一”的阿难,直到佛陀涅槃还没有证悟。我那貌似是好学,其实是“贪多”,也是一种贪,这个贪的背后隐藏的是“我又多知道了一点”,而其实,“多知道”的这一点,我用起来了吗?能用起来吗?这才是关键所在。所以,其实那时,我是既没有老实,更没有做到认真。而“真诚”地意识到自己是“轮回中的重病患者”,也是到同修班之后的事情了。

  不怪乎那么多前辈师兄们如此看重《学员手册》,难怪慧元师兄在视频里一再一再说“非常重要、非常重要、非常重要”!手册就是一部宝典,每一条的背后,都蕴含了太多的佛法修行原理,只是当初作为小白的我,完全看不清楚。就好像那个比喻“贫女宝藏,力士额珠”,宝书在手,却浑然不觉。多年以后,再重学,唯有对导师的深深感恩!导师三十多年的弘法经验,全都化解在这一条一条的要求和准则里,老老实实照着去做了,兑现三级修学给我的承诺,不是梦不是梦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