暇满人身的重大意义

  这一课我思考三个问题:

  1.人生的价值是什么?

  2.为什么说我现有的暇满人身能够实现这个价值?

  3.如果我没有去利用机会实现这个价值,我的损失是什么?我能够承受这个损失吗?

  1.人生的价值是什么?

  师父首先讲到,人生观会影响价值观,价值观决定人的行为追求。一直困扰我的是我在修学、做事中总是很懒散。知道这件事很好、很有意义,但是不能够时时刻刻都很投入。所以也很容易被分散注意力。功夫在座下就打折扣很大,而且妄想常常延续到座上。原因是什么。我思考这种行为背后我的价值观是什么。小的时候,小伙伴们会一起玩,玩得特别开心之后。我常常就会对下一次玩耍心生厌恶和恐惧。因为发现快乐特别的虚幻,玩过之后是一场空。其实长大后所追求的一切,上大学、比人学习好、爱情、家庭、工作的成就,都和那一场玩耍一样,在拥有的当时有意义。过后就没有了。因为没有受到正确的价值观教育,所以小时候的那种对真实的体会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在轮回里不断追逐。真诚地面对自己,我不但没有真正地树立究竟价值为我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且和三不朽的人生价值相比,我都是特别的LOW。我的生活和动物没什么两样。家里的猫猫温饱不愁,那么它们每天最大的事除了享受睡觉晒太阳,就是要找我来玩。然后就这样死去。而且这种价值观已经根深蒂固,养成了我像动物一般的生命品质,老想出去玩,为此还跟爱人起过不少矛盾。

  生存,过得好一点,然后死去,人生是没有价值的。而究竟的价值,一方面自己可以解除轮回,再也不用烦恼和痛苦,一方面这对别人的帮助也是究竟的,他就有自救的能力了,而且还是无限的,他可以去帮助更多人,而且自己可以永远地做下去,去帮助别人,自己的心中是无牵挂的,是快乐的。这样的生命我希求吗?如果我不希求,那么我有智慧吗?如果我没有智慧去选择,承担的损失、后果是由谁承担?

  2.为什么说我现有的暇满人身能够实现这个价值?

  因为人有抽象思维能力、环境有苦有乐、有忍耐力。对苦的思惟是生起出离心的基础。天、人或者动物、神仙,或者是太快乐,或者太没有智慧都没办法。初次见道只能在人间。北俱卢洲因为太快乐,所以人们不持戒律,不修行。南瞻部洲是最好的。

  如果不是因为生病,让我体会到自己是没办法解决生命的痛苦的,就不会接触到佛教。在修学的过程中,当我的烦恼痛苦减少了,如果不通过真诚去用法义对照生命的过患,我也会像天人一样,不想修行。因为有了抽象思维能力,我能够用思惟去思考存在的苦,因为环境有苦有乐,所以我体会过苦的感受。如果跟一个天人说苦,但是他从来没感受过苦,那恐怕他也不会害怕苦的。所以现有的这个身份是最好的接受佛法的身份了。

  3.如果我没有去利用机会实现这个价值,我的损失是什么?我能够承受这个损失吗?

  这一课的内容并不复杂,但是却让我发现了自己的病真的太严重。往往是思考到位了,不到5分钟,原来的价值观又出现了。特别是这周我的好朋友住在我家,我发现每每就进入到我们以往相处的模式里了,不能以平常心、慈悲心去对待,不是黏着就是我执。真的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但是既然我已发现自己的问题和解决方法,就一定要克服自己,不断去观修,相信一定修得起来。

  因为如果修不起来,那么我还是表面学佛,内心还是认同原有的价值观,它的力量如此之大,而且还在不断自我增值,一定会更强大地主宰我。让我往三恶道去。我的内心并不相信因果、相信三恶道,在经历一番挣扎之后,我认识到自己的邪见,可能不只是因为受了唯物论教育。这是因为无明在无始以来的轮回中不断积累的。所以我要不断地问自己,我的观念来自我的认识,我的认识建立在感觉基础上,我的感觉是迟钝的、错乱的、带有感情和情绪色彩的,它靠谱吗?师父、三宝是真语者,实语者,他们成就的是自己实证的功德,他们是完全的没有自己的利益,完全地对我悲悯,我要依靠吗?如果我一意孤行,承担痛苦后果的是谁?

  我发愿通过不断观修,更正自己的价值观。愿我的努力也能惠及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