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三组的龚道军,法名圣谛。本期我们修学的内容是《信仰与人生》,是观听济群导师的讲座视频。

  人具有佛性,也具有魔性,魔性是从累生累世来的,佛性是本来具足的。

  从道德观念来说,儒家有:“吾日三省吾身”的道德要求,但是在现在物欲横流的时代,这种反省常常被物欲打败,仅仅是一念而过。贪欲会激发人的魔性,佛性就顶多一闪而过。在世界上,有个石油第一大国叫委内瑞拉,将很多私有资产国有化,并实行全民平均的社会福利,但是人们因为可以不劳而获,没有道德的支撑,人们的惰性、贪欲等都被释放出来了,现在再看这个国家,政治上已经不稳定了。所以,我觉得共产主义也需要佛教信仰作为道德的基石,才能够完全实现。

  通过这期的学习:我要以佛教信仰为道德基石,成为一个完美的人。因为我的命运是由我自己的心性决定的。遵守佛教信仰的道德观,就是对我自己未来的人生,乃至未来的生命负责。

  我要精进修学,经常思维佛法正见,让正念持续进入心相续,反思检讨自己的过失,这样就能健全我的人格,丰富我的精神生活,提高我的精神境界,在工作中可以提高我的艺术修养,提高工作能力,让工作更顺利;在生活中可以广结善缘让生活更幸福。遵守佛教的道德观,就要在生活中多运用空性智慧观照自己的言行举止,在未来面对人生的逆境,乃至死亡的时候,能做到超然、自在。超然,不是飘飘然,所以更重要的是去生活中体验,去践行菩萨行,要发菩提心。

  信仰佛教,让我知道自己“生从何来、死往何去”,我未来一定可以做到坦然的面对死亡,自己选择未来的人生方向。更重要的、最究竟是:我会找回自己,找到人生真正的归宿。

  “菩提心”是什么?导师在本期视频中讲了:那就是“不仅自己要觉醒,也要帮助众生觉醒。”觉,是知觉,感觉。要知觉什么?知觉人生的本质是苦,从而让我生起出离心。醒,是清醒,醒悟。我在困惑中,迷失了方向。所以要以佛陀为榜样,以佛法为方向,按照导师的指引,让自己从迷惑中清醒过来。既然人生的本质是苦,才要解脱,不仅我自己要解脱,也要帮助众生解脱。

  对于苦,我是从农村出来的,我太有体会了,这次我就不说了。我觉得同学们也要多思维“苦”。

  我要说的是在我们开班仪式那天的事情。仪式结束的时候,我妻子打了两个电话,第二个电话我才接到。一听就不对了,在那边发脾气呢。并且还让我女儿跟我通电话。我女儿在电话里哭着说:“你都不管我,我没有你这样的爸爸。”然后电话就挂了。我的第一反应是我妻子教我女儿这么说的,特别生气,觉得她不应该教给孩子仇恨的思想。当时也是差点跟她吼起来了,我冷静了一下,我从他们的立场去想了想:确实,我陪伴在她们身边的时间太少了,最近流感爆发,她们都感冒了,她们没有学习佛法,需要找个外在的依靠,而我却时常不在身边,我是一个不负责的丈夫、爸爸。

  她们要执着我的存在会给他们幸福,那我不能跟她们一样,如果跟她们对着干,那我也执着了,肯定彼此都会痛苦。如果说这也是苦的话,这都是我的所作所为感召来的苦果。想起以前看到的佛经中说: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只要人们遇到苦难至诚求助,观世音菩萨就会通过不同的方式和身份显现。现在我妻子她们需要我,正是我践行菩萨行的时候。所以我决定,当天晚上去上海。

  第二天早上,我妻子的气还没消,说反对我,不许我学习。我那个时候突然也没控制住自己,对她吼道:“你连自己都管不好,凭什么管我。”

  稍微心平气和一点,我就给她讲在开班仪式上看到的三级修学中“五大生活信念”的内容,再结合读书会上的一些认识,主要让我妻子明白她们对我的爱“都是占有式的爱”,是追求外在的幸福感,是得不到根本幸福的。我向妻子道歉,不该对她太凶,也表达了对她的感恩。我是应当感恩的,因为有她带着孩子,我才有时间去读书会,再到现在三级修学。

  现在想想,我对她发脾气,是我的不对。如果场景再现,我还是会制止她的错误说法和做法,只是现在会讲究方法,要努力的践行佛法,用“六合精神”中所说的爱语、敬语,让她能体会到真正的爱。

  我愿精进修学,积极的影响她,愿她也走上菩提大道。

  愿各位同学精进修学、离苦得乐!

  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各位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