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的法义,带我重新认识了生命这个词。在之前的概念里,人生就是以出生为起点,生活为主题,以死亡为终点。生命只是代表人活着的状态。而现在明白了,生命是相似相续,连绵不断的,生命是可以累积,改造的。这有多么积极的现实意义。告诉我们生活真的除了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要认识生命,首先 要进行认识的回归。我们的认识受经验所限,受情绪随感,受血缘所牵。无法如实的认识世界。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努力打造一个自我的王国,凡事将我放在前面,总是在不停的申诉自己的主张。打着我的旗号,到处横行霸道,对人不肯定妥协,凡是追求完美,对结果渴求,渴求自己也渴求别人,现在看来我不过是给自己穿上了一件皇帝的新衣。

  很多宝贵的财富,因为认识的扭曲,不懂继承,运用,如 “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吃亏是福”。可是因为之前错误的认识,不良的心态,对这样的道理是抗拒不接受的,对于这样的话,远不如”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样的话,能引起我的共鸣。可是事实是这样的吗?我错了,还不自知,还在沾沾自喜。放下自我,才能装的下乾坤。放下自我的控制欲,优越感和主宰欲,才会更智慧,更圆融,更真实的来认识世界。瓦解自我的小世界,才能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对于正确的认识和观念,不曾引起我们的共鸣,就不会跟我们产生联系。守着宝藏而不自知,多么可叹可悲。没有正确的认识来指导我们的人生,真的就犹如在黑暗中行走,如果走错了方向,越努力越辛苦。

  周五的时候,跟之前的朋友一起聚餐吃饭,一位朋友告诉我他要离婚了,我很诧异。因为没有离婚的理由啊。事业不错,有房有车,有孩子,跟彼此父母的关系也融洽,感情基础也牢固。但是为什么过不下去了。另外一个同学也在跟我们感慨,一起退伍转业的6个战友中,已经离了2对,还有1对在战斗,自己也是在离婚的边缘游走。军嫂不易,挺过了生病时没人陪,孩子自己带的苦日子,现在终于可以陪伴,但是却走不下去了。心理的伤害远远超过了身体的伤害。究其原因还是我执在起主要作用。我们在婚姻里面,家庭里面,不停的宣示自己的主权,不停要主导,要话语权。我们到底是赢了,还是输了。上面的几对,但凡有一方,做一个让步,事情也许就是另外一个结局。但是大家的反应肯定是我为什么要让步,这个世界谁少了谁,还不能活。这个世界没有人会因为少了谁活不下去,但是凡事不肯让步,跟谁肯定也过不好。我们离了谁是一样活,没有婚姻的束缚,说不准还更自在,但是心不自在,没有婚姻就真的可以自在吗?

  我执真的是万恶之源,不光是人和人,人和自然之间没有办法友好共处,连自修共修到受影响。因为我执,导致对法义上很多的知识,看过跟没看过是一样的,听过跟没听过是一样的,不曾敞开心扉,接受观点,自己一味在那自己探索,自己耗时又辛苦。比如说初来之初,不知道佛学是做什么的,我执里面就是觉得佛学就是告诉你存好心,做好事,来世转生得福报。可是这个离现实人生太遥远了,苦苦思索不得其解,自己摸索了近一个月以后,才明白原来佛学是修心的,得出结论还沾沾自喜,觉得自己还不错,可是静下心来,仔细思考。学员手册中第一段就写着:菩提书院是引导大众修学佛法、走向生命觉醒的心灵学院,是开展人生关怀和心灵慈善的精神家园。如果不是我执,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无法自拔,怎么会走这么久的弯路。导师开示,师兄辅导都充耳不闻。

  因为我执,对于法义的内容,觉得跟自己之前的认知相差,就逃避,不接受,忘记了自己来这的目的。如果不曾希望觉醒,不曾希望自己的人生更圆满,不接受改造,何必来这浪费时间了。用这个时间来做点什么不好了。有点进益,就沾沾自喜,又把自己的优越感,放出来作怪。从我执的一个陷阱,跳入另外一个陷阱。

  因为我执,对于法义的内容,老是要按照自己的理解去理解,不知不觉中,又沦为垢器。

  昨天小共修一直跟师兄们纠结,自我回归是怎么回归,自我回归不是说就有神通了,对每一起心动念都了如指掌,但是又是说因缘因果,那了解和不了解也没什么本质上的意义。而且第一章已经讲清楚了,认识回归,自我回归也是认识的回归,那自我还回归到哪里去了。自己把自己整的一脑袋浆糊,顺便也安利了不少浆糊给师兄。结果在静下心来一看,第三章第一句话就是:自我的回归,使我们的人格回到生命的本来。醍醐灌顶了,之前观念的回归,自然的回归,不回归到自己的生命中,就不会跟我们的生命产生联系,那是别人的正见,不能为我所用。

  而自然的回归就是将认识的回归,从线上转到线下,从理论转成现实,从心行转成行动。

  要想完成生命的回归,三个环节必不可少。认识的回归,自然的回归,生命的回归,环环相扣,层层递进,完成我们生命的系统改造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