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谛,即思惟流转次第。认识轮回的本质是苦,三界的本质是苦,是生起出离心的根本。如果认识不到人生是苦,我们势必无法从凡夫心走出来,一切修行无从谈起。这样的话,所有的努力都会成为凡夫心的增上缘。思维苦的最终目的,是究竟地断除痛苦,证悟涅槃。因为涅槃就是对苦的息灭,尤其是对苦因的息灭。如果我们认识 不到苦因,是无法息灭痛苦的。

  集谛就是从烦恼、业和结生相续三个方面,帮助我们认识轮回的根源是什么,造出生命痛苦的就是惑和业,惑是烦恼,业是有漏业。

  本课是讲的第一部分烦恼发生之相,流转就是轮回,轮回生死的因,需要业和惑,惑就是烦恼为根本,业和惑的关系就像土壤和种子。佛法的整个修行就是以对治烦恼为重点。道次第中主要介绍了十种根本烦恼,他们分别是贪、嗔、慢、无明、疑、坏聚见、边执见、见取见、戒禁取见、邪见。

  在修学下士道时,感生三恶趣的因是十不善业,分别是杀、盗、淫、妄、两舌、恶口、绮语、贪、嗔、邪见。进入中士道,我进一步看到整个轮回是痛苦的,我不愿意这样不由自主、周而复始地受苦,可是又有无力感,要想逃掉,不被系缚,就要断烦恼,有烦恼,就会不断造业,有烦恼,业才能产生作用。对治烦恼至关重要,当学到烦恼发生之相,每一种的心行特征的时候,哪一种烦恼我没有呢?观察自己内心的时候,烦恼好像内贼,防不胜防,活动的时候,我又有多少时候可以立刻认出来?我对烦恼有敏锐觉知力吗?众生擅长让烦恼合理化,比如进取中可能隐含贪,威慑中隐含嗔,自信中隐含慢,不思善、不思恶中隐含无明,客观中隐含疑,博采众长中隐含恶见,这些冠冕堂皇的说法背后,可能隐含着烦恼,烦恼活动时,我能透过种种包装,揭露其本来面目吗?

  数数思维自己的起心动念,不怕念起,只怕觉迟,我发现自己很贪心,我在执着对事业的追求时,有着对财富的贪,对物质享受的贪,对名闻利养的贪,也就是在进取中隐含贪,小组修时,道芾师兄说,如果我们贪财富,我们是否可以发菩提心去贪财,我想,当我们真的是发菩提心的时候,真的是无我利他的时候,我们即便是不追求财富,财富也自然来,因为当圆满菩提心的时候,一切圆满了,世间的财富只是其中小的不能再小的利益,不用贪,就会有,也就是厚德载物吧,而我们说着发菩提心去贪财的时候,其实背后有一个很强的“我”在,因为我要过上好日子,我要那个成就感、重要感、优越感,增长的是主宰欲,滋养的还是凡夫心。我说,我也贪,想想后背冒冷气,因为贪对应的是饿鬼道。

  曾经有朋友对我说,什么是事业,就是做事就会造业,如果做善事就是造善业,做不善事就是造恶业。事越大业也越大。愿力大于业力,如果我要超越自己,那就是要发菩提心,舍凡夫心去做事,这是愿力,要无我。只要还有我在,那成就的还是凡夫心,是有染的有漏的。

  在家和我家师兄有一次对话时,他说我带团队时,经常没有脾气,也是没有魄力的表现,没有威慑力,没有威信,作为领导人没有脾气怎么行,在学习了本课时,我与他分享说,要建立真正的威信,如果靠的是智慧,靠的是德行,不用发脾气也可以做的很好,因为发脾气的震慑中,一定带有嗔,一念嗔心起百万障门开,火烧功德林,他说,禅宗中有棒喝,我说,大德的棒喝也是対机的,发的是慈悲心,而我们在棒喝的时候,我们是否觉察到自己的内心,是慈悲心还是嗔心,我们也许是带有为你好,看到你犯错,想纠偏,但是背后的情绪中何尝没有隐藏着种种不满意和嗔心呢。

  在做事中的自信,其实真的是隐含着慢,还有骄。

  其实自己真的愿意解剖自己,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新八步骤中,前三步没有变,第四步“把经论中所说的问题与现实人生联系起来,建立正确的认识和人生观,并安住于这种认识和观念中”,加强了安住修,第五步“学会用佛法智慧(正见)重新审视人生,指导人生,解决现实问题”,加强了知行合一,学以致用,第六、第七没有变,而第八步“思维正向心态的利益,依正见深入思考.......”,加强了深入思考,观察修、安住修、轮番修,止和观要不断反复,为什么要这样改,我的理解是随着修学的一步步深入,真的发现凡夫心太狡猾,太善于伪装,自我保护意识很强,破我执真的不容易,如果不深入思维苦因,想断灭苦,就是妄想。

  感恩导师,感恩同修,感恩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