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节课修学的是《道次第》第8课,内容包括:说法轨则和完结时共作轨则两个部分。

  按佛教的教义而言,说法轨则是针对出家的法师说法而言的,作为一名在家众,是没有资格在正式的场合去说法的,但在日常生活中在合适的场合向人们介绍一些佛教的常识或者佛法相关认识而言,说法轨则仍然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法义中关于说法轨则一共讲了四点,即思惟说法之胜利,于大师及法生起承事,说法之意乐和观机而说。

  在日常生活中,我也不时的会和同事们聊到有关佛教的话题,这个时候我认为观机而说尤为重要,因此分享也主要以观机而说为主。

  首先是即使对方有需要,还要看当说不当说。因为生活中遇到的人大多数都是不信佛甚至对佛教还带有误解和偏见,对于佛教,他们所关心的,可能还是一些花边的八卦新闻,或许是因为好奇,或许只是想了解下作为谈资,而不是佛法的义理或者想对佛教文化有个正确的认识,这个时候尽管对法有需要,但还是不应当说。这种情况下我一般都是把岔开话题引导大家不去讨论这个话题,或者不说话,或者借故离开的方式回避来不参与讨论。

  观机而说第二点是即使我想说,还要看对方是不是愿意听,如果不愿意听也不应当说。上学的时候学过一篇古文叫《扁鹊见蔡桓公》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就算医生看出来病人的病根所在,也有对症的良药,但病人不愿意服用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比如今天是腊八节,是佛陀的成道日,对于佛教来说是个重大的节日,至于民间腊八节的来历我查了下应该有好几种,其中佛陀成道日是一个很重要的说法,上班期间和同事们谈起腊八节的来源,其实大家都说不出什么来历,然后我想给同事们普及下佛教的常识,说腊八节在佛教里是佛陀的成道日,有故事的,如果你们愿意听我可以讲一下,结果同事们都摇头说不感兴趣,那我就只好打住了。

  观机而说第三点是说法师要先评估自己是否能说话想要说的法,从而达到治病救人的效果。法师可以自做医师想,但也要对症来下药,这个药是用来治病的,不同的病需要不一样的药,不是一味药就能治百病,而且是药三分毒,用错了药或剂量不对都会死人的。如果讲错了法,或不如法而说法,结果会适得其反,甚至会使“本尊变魔”,或“成烦恼助伴”。法义里面提到的“如经而宣说”就是这个道理,只有对法义理解透彻,才能按照经文本来的意思进行说法。

  今天分享的另外一点是说法轨则在工作中的反思。在工作中我经常会以一个培训师的身份出现,因此说法轨则,对于我来说,也有一定的现实意义。这周我经常用说法轨则是要求来对照思惟,当我以培训师的身份出现的时候和说法轨则对应一下,做的怎么样呢?

  总体上自己在工作中做培训师的时候,以前没学过过说法轨则,因此根本就没考虑过按照说法轨则的要求去做。

  这里只是从心态方面进行对比,做得比较好的,如断除嫉妒,自赞毁他,于法生吝,希求名闻利养等,做的不好的如,懈怠和疲厌的不良心态一直都有。当部门里来一个资历浅点的员工的时候,很多时候都是先由我来带,但是往往经过几年的学习磨练好不容易能完全上手的时候,结果人家跳槽了,然后再招人来再进行这类低级的重复培训,虽然我理解这样的现象和行为,但作为一介凡夫,重复的事情做多了,总会觉得烦恼。导师在讲到“及推后之懈怠,与数数宣说之疲厌”这一段,提到一些高僧大德的讲经说法一说就是几个月,干劲比年轻人还足,还说到对治烦恼魔的方法,就是“坐已,诵降魔咒”。通过这一课的学习,给我提了个醒,在平时的工作中应该时常去反省下这类烦恼生起的原因是什么?如何才能对治这些烦恼?这应该就是我自己接下来应该关照和对治的问题。

  感恩师兄们的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