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的过程就是一场疗病的化学反应的过程》

  于修行作疗病想, 仅服少药有何益,修习戒定慧也不是修一两天就可以断除烦恼,我们的自修,共修实际上都可以观想成是病人在药师的指导下的服药的各个疗程。平时我们生病吃药的过程是一个化学治疗发生化学反应的过程,什么叫化学反应?是指分子破裂成原子,原子重新排列组合生成新物质的过程,在反应中常伴有发光发热变色生成沉淀物等;我们的修行过程也是一样,我们的座上修和座下修都是在发生化学反应,尤其是共修,原有的分子是我们之前形成的我知我见,无明无知,邪知邪见,而且无始以来一直在贪嗔痴和烦恼惑业中,一直是重病患者,所以才会活得苦苦恼恼。举个小小的例子,比如工作,凡夫如我,想要通过工作证明自己的能力,用薪酬用头衔来给自己定位,但很多时候,忘却了工作的意义是什么,工作更大的意义是通过工作帮助身边的人成长,帮助身边的人成功,帮助公司成功,所以不要问公司能为你带来什么,要问的是你能为公司和同事带来什么?想要得到的更多而不是付出更多就是一种贪,一旦得不到,再加上和周围的人比较,职位上升没有人别人快,薪酬收益没有别人得到的多,就会心生烦恼,所以要通过修行来认识到自己的病症,用良药和循序渐进的三级修学的疗程来应对,这个化学反应的过程就是打破原有的分子,打破我执法执,破解邪知邪见,将知见重新下获得的心行上的进步,及知见上的受益,而在反应中常伴有发光发热变色生成沉淀物等就是我们在共修过程中经过法布施,听闻共修心得分享的师兄们思维受到启发,碰撞出思维火花的过程,所以于修行中做疗病想,就是一个原有的知见和法发生化学反应的疗程,小组共修和班级共修的形象的场景,就是华佗神医为关羽的“刮骨疗伤”的过程,关羽攻打樊城时,被毒箭射中右臂, 毒渗入骨头,我们无始以来受贪嗔痴的熏习,现在应该精进挥刀,在导师的指引下,将深入骨头的毒液用刀刮除,达到治疗的目的,才能所乐之味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