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源光】

  佛教临终关怀把人们对死亡的恐惧变成对生命的尊重和生命的希望。对有没有饱受病痛折磨的每个生命载体,死亡同样是无可逃脱的宿命的。因人终有一死,琐碎日常才变得弥足珍贵,人的短暂生命变得更加值得尊重,俗话说:“生如夏花之灿烂,逝如秋叶之静美”。

  教育亏欠了我们一堂重要的死亡课,它的名字叫生命关怀。传统教育不断向我们灌输怎样活得坚忍不拔、力争第一的处事哲学,由于人们对死亡的话题讳莫如深,仿佛只要不谈论它就不会发生,不去招惹死神就永不降临。很多人害怕死亡,因为他们认为死亡是不幸的,终结了本该幸福美好的生活。惧怕在忐忑不安中仓皇离世,在悲凉惶恐中草草落幕。不得不承认的是,我们对于死亡消极自欺、知之甚少,生命关怀仍是乏人问津的荒漠。又犹豫佛教有临终关怀和超度等法事,另对佛教有不少的误解。

  当代佛教在“人间佛教”思想指导下,越来越重视临终关怀。中华佛教学院的慧哲法师强调:应重视临终病人心灵的需求,给以爱、慈悲和支持,提出心灵照顾的三部曲:第一步,帮助病人确认病情,知晓存活期还有多少,在这段时间里应该如何做。第二步,帮助病人整理自己的思绪,写遗书、安排后事,想象向亲朋好友道最后一声再见。第三步协助病人观想死亡的景象,想自己漂浮在身体的上方,俯瞰一切。

  临终关怀中劝导处在弥留之际或者刚失去生命体征的生命,给予其善巧的安慰和开示引导,让其当下提起正念生起惜求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的心,借助阿弥陀佛的四十八愿力,给其坚定往生的信心和愿力,让其随着一起念佛求往生。

  而临终关怀还有另一项重要内容,是对亡者的家属提供“全家照顾”,进行咨询,协助他们减轻哀痛。其方法,是对亡者家属进行安慰,讲清人死不可复生、死亡乃自然规律,过度的悲伤只会损伤自己的身心,劝导他们节哀,关怀到亡者家属。在《法句譬喻经》卷五载中,一婆罗门的爱子上树采花,枝折摔死,全家哀恸,怨天尤人,啼哭不止,佛陀乃往其家问候抚慰,以无常的道理和宿命业报相劝,使这家人不再哀痛。我想这也是佛教让人们合理地对待欲望,激发自身的善法欲的一种方式方法。

  佛陀生前,便经常作临终关怀的工作。如《杂阿含》卷五第103经载:有一位那拘罗长者,年120岁,“羸劣苦病”,往见佛陀,请求“长夜安乐”之道,佛陀教他:“于此苦患之身常当修学不苦患身”,然后教给他如实观察五蕴无常、涅槃寂静的方法,使其获得解除死亡恐惧的智慧。同经卷三七第1023经载:未断身见等五下分结的叵求那比丘病笃,佛为种种说法,使其当下断了五下分结,见道证果,“当命终时,诸根喜悦,颜貌清净,肤色鲜白。”等等。佛陀还教诫弟子,应以智慧和慈悲积极从事临终关怀。

  佛教僧团遵从佛陀教诫,将关怀临终列入戒律而制度化。《四分律行事钞》说,上座法师应到重病垂危的僧人那里,为之说法,说明人生时不带一物来,死时也不可能带一物去,教其舍弃一切爱恋之情,将衣物等布施大众,称赞其一生修行的功德,令其欢喜,正念不乱,往生善处。

  在《印光法师文钞》下册,第1654页中写到“临终三大要”:第一,善巧开导安慰,令生正信。第二,大家换班念佛,以助净念。第三,切戒搬动哭泣,以防误事。大乘佛教的临终关怀,还有通过作福、念佛、诵经、鸣钟磬等为临终者消除业障、超生善处之法。

  由此可见佛教也重视生前的所修所造的一切善恶业,因为它也决定着我们临终生死去向的问题。

  可见佛教既关注现实人生,也重视死后归宿,并且将相应的修行方法,不仅可以让我们在当下就能够通过修行体会到法的快乐,改善我们的生命,也能够让我们从容地面对死亡,把握生命走向。并认识到佛法是人生的大智慧,我决定将自己所修所学的真正内容运用起来,重新认识,指导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