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这一课,我认识到:

  一、世间法层面,我学到的任何一项谋生技能和知识,都需要有老师教。改造生命这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其难度和复杂程度超过实践任何学问和技术,所以,如果没有老师指导,修行肯定不可能完成。不但不能完成,还会因为盲修瞎练而出问题、出危险。

  二、修行必须有善知识,善知识是全梵行;善知识不是随便哪个人就能做的,选择善知识要依十个标准,其中前六个是:戒、定、慧、教富饶、通达真实、德胜于己。

  三、善知识成就戒定慧三种功德,调服了自己的烦恼,就能调伏弟子的烦恼。善知识对经教融会贯通、了知三学差别、明了化导对象的根基,就能对机说法、对机设教。善知识证得空性智慧有闻思正见,就能用智慧和正见教化弟子。善知识所成就的高尚的德行,是弟子见贤思齐、勇猛精进进取的好榜样。

  四、回忆自己进班以前的生命状况,真是不堪回首。我被各种贪嗔痴烦恼层层包裹,尽管痛苦烦恼不堪,但无力自拔。自己活得很没劲的同时,还深深地伤害家人,搞得整个家庭气氛压抑,好多年严重缺少幸福感。我为什么有这么多痛苦?固然跟我自己的生命积累有关,但从小收到的文化教育也是很大一部分原因。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而且,从世间法层面来说,父母是对孩子的作用是最大的。我的父母是两个有抑郁气质的人,他们都是解放前出生的人,经历了战争年代,国难家难都经历过,所以,他们有着深深的不安全感。这份不安全,让他们走向了对外在完美自我的执著和追求,他们执著别人的肯定,不能真诚面对不完美的自己,不能坦然承认自己有能力足的时候。所以,父母给我的教育,也是完美执著型的,这让我对自己有着诸多的不满意甚至嗔恨,可是,如何提升自己让自己变得完美呢?父母并没有交给我,因为,他们没有修学佛法,他们的智慧是不足以指导我前认识生命和世界的真相,并解脱烦恼走向生命的究竟完美的。正是因为对父母不能指导自己破除很多生命困惑的原因,进入青春期,我开始对父母产生了高度的质疑和不满,开始和他们疏离。这让他们很痛苦,我自己也很痛苦,因为我自己把家抛弃了,把父母抛弃了,连最基本的安心之地也没有了。离开父母,我到处寻找,崇拜名人,拜访名人,看很多高人的书,照样前做、去修。可是,我的烦恼和痛苦,并没有少,相反,我的抑郁状态加重了。

  幸运的是,我找到了佛法,找到了书院,然后下决心进班跟随师父系统修学。进班一年四个月了,我天天跟随师父闻思正见,调心,治病。生命逐渐发生了巨大的神奇变化:我的抑郁彻底消失了,我的性格都改了,不再多疑焦虑,不再暴躁易怒,身心健康都有了极大的提升。我的家庭,现在很和睦,我和老公孩子还有父母兄弟姊妹的关系都很融洽了,我自己的家庭和家族各个家庭的幸福感,都大大提升了。这些来自我自己生命的真实体证,让我坚定地认识到:导师真的是百千万劫难遭遇的具格大善知识,我心里生起了对师父无限的依止和感恩。

  因为进书院,是我在阅读了大量师父的著作后自己做出决定的。所以,我对师父的依止是主动的。但是,学了这一课后,我对过去的依师心,有了一个清晰的觉察。我认识到,过去对师父的依止心尽管是坚定和虔诚的,比如我会在做定课或思维法义的时候感动得泪流满面。但个依师心,是建立在我的个人感觉基础上的,是一种求救的不安全感找到“高大上依赖对象后的”放松和感动。所以,过去的依师心没有根,不牢靠,缺少推动自己积极主动去听师傅的话,按照“八步骤三种禅修”精进修行的力量。现在的依师心,是通过对师父的功德有了真实的认识后,产生的自然结果。这份依师心,深深扎根在我心灵深处,很真实、很扎实。这个依师心,是一份巨大的清净力量,让我满心欢喜地誓愿跟随师父永远走在舍凡夫心、成就佛菩萨生命品质的菩提大道上。

  依止师父,这份力量,就像师父赐我的法名:净昱,清净明亮的太阳,把我黑暗的心照亮,把在黑暗中沉睡不知多久的愚痴照破了。感恩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