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了《佛教徒的人生态度之消极积极、悲观乐观》之后,我认识到我的深层人生态度是偏悲观的,因此展现在行为上也是偏消极的。这源于我的人生观基本是属于断见,属于虚无主义者。我认为所有存在的一切都是如梦幻泡影,一切都是假相,都会消失。既然一切都是假的,我又为什么要去积极努力进取呢?这不是傻吗?

  智慷师兄说,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我又想到了世上还有另外两种人,一种是看不清前路荆棘而勇敢往前走的莽夫;一种是看清了前路的荆棘而不敢往前走的懦夫。我自己在深层的人生态度上基本属于懦夫,而在浅层的生活态度上则是莽夫和懦夫同时存在。

  举个栗子:比如我的爱情婚姻观。在浅层表现上,年轻的时候,我单纯的以为人类的爱是永恒不变的(不懂无常的理论),因此遇到一个对我百依百顺的人,我感觉很不错(这里还有我执的过患),然后就结婚了。完全就是莽夫的表现。婚后,发现婚姻与我想象得完全不同,相比在父母身边的生活,人生品质下降了无数个台阶,没有人能像父母一样只付出不索取了,而我又只会索取不会付出。因此出现了无数次的荆棘,最后终于牺牲在婚姻的战场上。自从离婚后,我对爱情婚姻的态度基本就走到了懦夫的状态,拿着随缘的挡箭牌,不再去正儿八经的谈恋爱结婚啥的。当然,我还会享受爱情的过程,虽然内心觉得这也就是五彩斑斓的肥皂泡,但还是愿意沉浸在这种肥皂泡里不可自拔。因为如果连肥皂泡都没有了,人生那不就真的是完全“空”了吗?

  我不仅是对待爱情婚姻如此,对待学习、对待工作、对待朋友基本都是这样的思维模式。

  而这一切都源自于我的深层的悲观主义,消极态度;还有自私和我执。因为觉得一切都会归于零,我努力干什么?我付出干什么?如果有人付出于我,那是我赚到了,回不回报不是我要考虑的事。

  这一课中,导师再次说到轮回这个概念,即便我运气好的不行,此生终有福报享尽的时候,来生怎么办?细思极恐,生命中各项“存款”终有用完的一天,如果我再不积极进取,再不付出,再不存入“存款”,我的生命品质不知道会落到哪里。而要让生命存款往上走,只有通过利他行这一条路。我希望我自己能从生活的懦夫成为生活的英雄;从生命的悲观主义者成为生命的智慧乐观者。加油,Figh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