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课分享

  发正大愿 济有情众

  ——上济下群导师对我的影响

  高僧大德,是我中学时代课本里的历史人物,比如玄奘法师、鉴真和尚;高僧大德,是我漫无目的地闲逛后幸遇的依止恩师上果下证大和尚;高僧大德,是我因缘具足后再次幸遇的人生导师上济下群法师。

  高僧大德,由原来的一个抽象称谓,逐渐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崇高形象,由模糊的概念,成为我能够仰视而且能够学习和尽未来际一点点接近的榜样。他们首先都是自觉的生命,之后更是完全觉他利他的生命,担当着化导众生净化人心帮助一切众生走向解脱的使命。

  导师对高僧大德的定位是:“我所理解的高僧,是依戒定慧三无漏学修行有成者。首先是持戒,具足清净无染的言行;其次是得定,拥有祥和寂静的心态;第三是具慧,拥有透视人生、超越生死的智慧。除了这些内在学养,还要有济世的悲心,平等关爱社会大众。所以说,是否高僧,主要取决于自身的生命品质,而非外在的身份、地位、名声。”  

  导师说:“在近现代,我所仰慕的高僧有许多,如太虚大师的博大胸怀、弘一律师的严谨作风、虚云老和尚的苦修精神,都是我深深景仰的。”  

  导师还说:“作为一个出家人,主业就是内修和外弘。内修,即通过修行完成生命自身的觉醒和解脱;外弘,即帮助大众达到同样的目标。换言之,就是自觉觉他。如何才能抵达这一高尚的人生目标?首先要听闻佛法获得正确的人生观念,其次是以佛法观念重新认识人生,然后通过戒定慧的修行消除生命的迷惑与烦恼,从而完成生命的觉醒和解脱。作为出家人,我们不仅要关心自己,还要看到芸芸众生也深陷于迷惑和烦恼中。所以,要在自己自觉的基础上,发起帮助一切众生的愿望,并将之作为尽未来际的使命。”

  我在心的旷野里听到了这样的空谷足音,这声音令我心明眼亮,令我神清意朗,循着这声音,我的心和目光好像被吸引到五老峰阿兰若处,听甘露井泉涌汩汩,看禅房旁竹影婆娑。尤其那“发心求正觉,舍己济群生”的木刻楹联以无比的张力冲击着我的视觉和心灵。“这副集自《华严经》的对联,不仅彰显了大乘自利利他的核心精神,也是兰若主人始终不变的愿力所在”,更是导师弘法布教内修外弘的写照。

  了解了导师出家的因缘、修学和弘法的经历,我个人觉得发愿对一个生命的行走方向、轨迹和质量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导师的大愿纯正坚固,所以能童真入道,不受种种尘俗干扰诱惑,有不变的清净淡泊和坚守,亲近善知识,一心办道,为教界的淳化规范化做出了卓有成效的贡献,为人生佛教的推广积极努力。发愿要发正确的高远的愿,既然成为佛弟子,依止师父的弟子,导师的弟子,就要做到佛菩萨如何发愿,我亦如是发愿;我师如何发愿,弟子亦如是发愿;我师舍己忘己济群生,弟子亦以此为己任。

  回想自己先前,凡事出来,先想自己会不会有影响,会不会牵累自己,会不会给我带来麻烦……“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时会没有原则,有时会动摇做人的底线,总之,总是考虑自己的利益,患得患失。比如,在教学岗位上,自己有教书育人、为人师表的责任,学生有什么错误不太敢深管,甚至放任自流,怕伤害学生的自尊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些该提醒的话能省略就省略。现在想来,这是不负责任的做法,有失师德规范,是严重的自私,没有丝毫慈悲。

  学习了导师的愿行后,自己决意一改往日不如法的心行。前两天,我们学习一百年前蔡元培先生就任大学校长的演说,蔡先生对北大学子提出恳切的要求:抱定宗旨,砥砺德行,敬爱师友。我就顺势展开理想教育,我希望学生们树立远大的人生理想,不要只追求个人工作待遇享乐,要选择能够利益更多生命的职业,尽量不要选择如北大学生操刀卖肉那样血腥的职业。还有讲到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时,介绍马克思在中学时的文章《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引导学生要培养社会责任感,因为人有社会属性,不是孤立的个体,要把眼界胸怀放在社会乃至整个世界的高度,我们的理想就有更多更大的舞台;我们的工作就能利益更多更广泛的群体。我愿以自己清净的身口意、以自己的形象给学生以正向有益的引领,使他们在最重要的人生阶段获得文化知识以外的更重要的学问,帮助他们少走弯路,健康成长。

  这就是上济下群导师给予我的影响,其实也是前面说到的所有高僧大德给予我的影响。我愿做导师一样的人,学习导师一样所有高僧大德的优秀品德。发正大愿,济有情众——从平常小事做起,从慈悲身边人做起,只要力所能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