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节课我们正式进入《道次第论》正论的学习——依止善知识为入道根本。

  最初进入书院时,我没敢和朋友们说,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佛法是不是迷信的。以我粗浅的认知,我觉得佛教应该和基督教差不多吧。无法设想,如果没有三级修学,没有导师开示正法,我的学佛之路能坚持走多远!

  依止善知识有多重要?僧格的养成,正见的形成,止观的修习都离不开依止。

  对于我们在家居士同样如此。从我们开始模糊地认识到生命是有漏迷惑的,承认自己是轮回中的重病患者,到下决心按照导师的教法,一点点地接受治疗,逐渐改变自己身语意的不良串习,继而提高生命品质,所走过的每一步路都离不开善知识的指导。

  “于弟子身心中,但能生起一分功德,损减一分过失,以上一切安乐妙善之根本皆由善知识教导之力。”

  我的快乐我做主,这是我学佛前很自信的想法。但其实我无法掌控自己的情绪,只是睁一眼闭一眼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要知足,要及时行乐。但仍旧每天都处于一种患得患失中,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真正快乐过。因为那些年我不明白什么是无常,接受不了生活中的一丝变化;我没想过活着的意义,不知道原来利他才是快乐之本。如果只想自己家的那些事,想到死也没有任何价值。这些改变,无一不源于导师的教导。

  导师从我们走进三级修学的第一天,就鼓励我们要为利益一切众生修学佛法。导师对我们的期望不是成为一个仅培植一些人天福报,种点善根,自我解脱的凡夫,而是要带领我们完成整个成佛的修行,将我们导向无上圆满的佛果。

  虽然我不是一个好的法器,迷迷糊糊中遇到了三级修学,遇到了导师。但学习了这课后,我坚信,导师就是一位具足十德的,堪为学人依止的大善知识。

  佛陀是最高明的调御师。导师也告诉我们,学佛首先要调伏身心,只有战胜自己内心的贪嗔痴,才能去利益他人。这就需要成就戒定慧三无漏学的功德。

  戒香定香解脱香,光明云台遍法界。一直觉得这些话好美,但我却存在一个误区,觉得持戒是出家人的事,我们在家人差不多守守就行了,何必为难自己!于是养成了随心所欲办事说话的坏习气。还美其名曰,我要放飞自己,我要自由。却忘了为了那点暂时的所谓快乐,我付出的是暇满人身和随业流转的代价。毫厘差池,千劫不复。岂不是太可怕了!

  此应作,此不应作。表面上看,戒止的一种行为,实际上,戒止的是我们无史以来烦恼相续的力量,止的是凡夫心的轮回。戒不但是善知识所要具备的首要德行,也是每个学佛人修行的基础。凡夫心的粘性力量强大到不可思议,隐藏得也无比巧妙,如果不想办法控制自己的烦恼心念,不去营造一个良好的心灵氛围,带着这些串习和躁动的心去修行多少年,做多少善行,都妄谈改善生命,何来定和慧!所以我想,哪怕暂时要靠意志力强行约束自己,我也要一点点找出我的那些不当串习和背后的心理原因,并一一攻破它们。

  导师是否具备教富饶、通达真实的功德?我想这无需衡量吧。导师时时处处都在表法,导师设置的三级修学体系本身就凝聚着导师对佛法修学体系的思考和实践。从两套模式,八步骤三种禅修,共处轨则,导师为我们量身定做的定课,导师为弘扬大乘佛法编写的愿菩提心仪轨,到慈善关怀,临终助念,等等,次第景然,每个细节都蕴含着导师无量的智慧和悲心。如果肯踏踏实实地依教奉行,我相信我也会有显著进步。

  导师的每一场弘法讲座都是那么精彩。无论是面对学员,面对青年学子,面对企业家,面对社会各行各业的人士,无论是做开示还是与嘉宾论道,导师永远是淡淡然安稳的样子,语速不快声音不高却充满力量,深奥的佛法于导师犹如囊中取物,由表及里,信手拈来,我们百思不解的烦恼,往往经导师的寥寥数语,就会烟消云散。台下的信众无不被智慧的佛法深深吸引,满载而归。这就是导师,一位能够自觉觉他,令无数人得蒙法益的,广学多闻、博通三藏的善知识。

  一次活动后,师兄们去拜见导师,导师虽已忙了一天,但还是和颜悦色地为大家开示,关心着各地的师兄们。我记得当时导师坐在藤椅里,手里拿着茶杯,若有所思地说:如果菩提花开满世界,这个世界该有多美好啊!

  我总会想起这个镜头,想起导师的这句话,每次回想时都会觉得佛法无处不在,对导师的感恩之情也多了几分。忆念佛菩萨师长功德的过程,可以令我们更加尊重法,尊重三宝,也会激发我们内在的高尚品质,生起向上之心。的确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