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13依止法—意乐依止—念恩生敬

  上一课,净信为本——念师长的功德;

  这一课,念恩生敬——念师长的恩德。

  学习这一课的时候,我第一次觉得导图和提纲苍白无力,这一期法义不是一个思维层面上的东西,关键还是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来自与法的相应程度,与导师的相应程度。

  学佛过程中,弟子和师长的相处不是为了建立世俗情感,没有世俗的利益关系,不求回报,这种关系的连接点来自法——师长代佛说法,弟子于法受益,两者因法而相连。

  我又重新回到源头,回到进入三级修学的最初,忆念起和导师连接的点点滴滴。

  去年5月份,我刚进同喜班的时候,心如浮萍,对于自己将何去何从,内心迷茫、无助,那种“唯有三宝能救”的意念是非常强烈,希望信仰能够承托我、帮助我。当时,自己在修学上也很精进,很投入。后来,学到《心灵创造幸福》、《生命的痛苦及其解脱》,对我的触动很深。我认识到:生命的过患是因为自己出现了问题,同时,通过修学佛法,依靠自己也可以解决问题。那个时候,我法喜满满,我希望和每个人分享我在三级修学的收获,告诉他们:I come back! 我找回了自己,我又重新充满力量!还记得,有一天晚上,我站在阳台上,望着外面的万家灯火,内心感概万千:佛法不会离开我,导师不会离开我,我的余生将有所依托,不会再四处漂泊!这种感受已经植入到我的心里,导师就是偈颂中描述的“救护世间的勇士”、“众人所依的商主”,对此,我心生依止和感恩。

  随着自己状态的平复,阶段性问题的解决,“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习惯性麻木又开始运作起来,在我的内心,过去那种唯有佛法能度,唯有导师能救的强烈需求也慢慢淡了下来。这一课的 “念恩生敬”,我是念不起来的,甚至早课要忆念导师的音容笑貌,也有一点模糊。我发现,自己对导师的感恩心其实并不稳定,这引发了我对自己的怀疑:到底我是不是真的“信”?对于佛法、对于导师,我是否已经深信无疑?我真心想走这条路么?还能不能坚定不移地继续往前走?

  导师慈悲,他看到众生的苦,不忍心我们受苦,通过无量方便,引导众生依法修行,脱离苦海。他没有拉下任何一个人,他一直都在寻找我,关注我。只是我的慧根不够,没有感应得到。当我生起强烈的希求之心,内心才产生相应,问题的根源还在于我自己本身。我检视自己:对于现世之苦,对于众生苦,通过平时的观修,我的感受是越来越深了,但对于轮回之苦,我现在还没有办法完全认同,更谈不上有深刻的理解;关于六道、轮回、解脱,我的认识也仅仅停留在心理层面,还没有进入到生命层面。自己对于生命的思考、轮回的过患、解脱的诉求,无论是在高度,还是深度,都是远远不够的。我想,这也是我念恩念不起来的根本原因。

  对法的信仰和对师长的恭敬心、感恩心是相互。对生命的思考越深入,对佛法信仰就越坚定,对传播正法的师长所产生的感恩心和恭敬心也越强烈;反过来,这种恭敬心和感恩心的培植,也有利于我更好地接受法。对师长的信和敬需要长期熏习和培养,在成佛之前,都不能停止。在接下来的课程中,我还要好好学,希望通过多闻,帮助我不断深化对生命的认识,帮助我强化对导师的恭敬心和感恩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