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道次第略论》单元复习课(八)修学分享:拖泥带水的出离心

  中士道已经学习完了,我的出离心已经发起了吗?面对这个问题,我非常忐忑。反观自己的心行,并没有认为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是三界火宅,有众苦的煎迫。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吃穿不愁,旱涝保收。而且,夏天室内有空调,冬天防寒、防冻的衣物也不少。饿不着我,冷不着我,热不着我。法义告诉我,身在六道轮回,本质是苦的,应该早日出离轮回,获得究竟的解脱。可是我又觉得好像生活当中没那么苦。甚至还觉得,当下这个太平盛世,物质丰富,充满享乐,这个轮回盛事非常精彩。整个“中士道”的修学过程,我就一直带着这么拖泥带水的出离心。读着法义时,心思却开着小差,想到哪个好吃的好玩的事情上了。仿佛一杯水乳交融的液体,出离心无法提纯。

  我知道这原因是在于我观修的不够,念死无常,念三恶趣苦,这些功课没有做到位。

  我搜肠刮肚仔细一观想,发现其实这大半辈子的人生之路,哪时不是伴随着痛苦,伴随着烦恼而走过的呢?就拿昨天来说,由于设备的原因,工程项目进展不下去,机器也是无常的。工作进度不能按计划进行,我无比的烦恼。

  再说生老病死之苦,没有人能够幸免,我从小就体弱多病,从46岁开始,就因为腰椎管狭窄导致坐骨神经受压迫,左腿长期是麻木的。只是人有堪忍的特性,久而久之习惯而已。前几天,在办公室,几位70后的同事,也在谈到他们或腰腿或颈椎或哪里哪里疼得不行,躺着要起来时得慢慢挪到一个合适的角度,才不至于太疼。

  既然自己如此容易好了伤疤忘了疼,那就时不时得搜肠刮肚,数数盘点那些不堪忍受的痛苦。第一次失败的婚姻,当年的痛苦撕心裂肺,后来放下了,淡忘了。如今思惟苦,回顾那时候痛苦的感觉,我知道不是为了加深痛苦,不是为了报复,为了秋后算账,而是希望能帮助我正视现实,改善生命。由于无明和我执,自己一直都是局限在二元对立的观念中,哪怕是自己最亲近的人,都是既彼此相爱又彼此伤害。当初丈夫会背叛我,一定是在某个方面讨厌我,要和讨厌的人一起生活,也是陷入在烦恼中,我应该同情他,并且接纳他的选择。如果不接纳,就是强人所难了,所以不应该去执著。我和所有能够接触到的人也许都有着甚深因缘,今生他伤害我,必定是我曾经伤害过他,业力是公平的,等流果真实不虚。

  由此,我进一步想到,尽管目前自己的生活还不错,但是就我的年龄来说,已是日薄西山,一天天正在老去,病痛之苦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而且无常时刻伴随左右,只要有阳光,就会有阴影,死亡和明天,到底哪个先到?我能保证临终那一念是善念吗?好险哪!

  继而我领会到,忏悔恶业有助于发起出离心。每天的三皈依定课,是发起出离心,驶向究竟彼岸的有力船桨。导师的开示引导我观想,我三、两天就能搜出一些覆藏得很深的往昔所造诸恶业,然后生起深深的忏悔。对照健康生活五大信念,我有多少是没有做到的?不杀生,不妄语,等等,似乎每天都在造新业,如果不及时清忏干净,势必背上沉重的包袱,也能使出离心拖泥带水。轮回路险,只有数数思惟,强化对轮回的恐惧,才能发起猛利的出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