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课修学内容:在听法时对法师和法应有的意乐和行仪,除三过。

  共分为三部分。

  一是正确的听法心态,即带着敬和信的心,视法师作佛想,杜绝高举、轻蔑及各种不敬念头。

  二是正确的行仪:供养,处极下座,喜眼瞻视,如饮甘露等。

  三是三种闻法过失及对治方法:以专注听法对治覆器之过,以清净心听法对治垢器之过,以多闻多思对治漏器之过。

  针对以上法义,我分别总结了我的闻法过错。

  覆器症状:打瞌睡,跑神,一边听法一边做别的事情,躺着听法。

  对治方法:早课后固定时间闻法;阶段性休息以保证精力充沛;专一听法;常忆死无常强化求法之心;做好前行,生起恭敬心。

  垢器症状:潜意思不接受;将信将疑;闻法发心不明确:好奇心,学知识的心,断烦恼的发心等等;

  对治方法:忆念三宝功德;思维暇满人身失去后的可怕;发大乘菩提心。

  漏器症状:不复习,只管往前走;不进一步思考,忽视八步骤。

  对治方法:背目录,看整体;落实八步骤,尤其后4步。

  我对敬和信的心得:

  在学佛过程中,清净、纯净的信心和敬心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否则,不但佛法难在心里扎根,甚至连如理思维和运用那一步还没走到,就已经成为错误的法器了,只能蹉跎光阴,消费福报。

  组修时,师兄们谈到曾有过的敬和信的感受。大家说如果真的从心里相信一个人,尊敬一个人,那么他说的每句话,每个字,甚至他当时的表情,说话的节奏,语气你都会记得清清楚楚,以至多年不忘。我想,如果能以这样的敬和信的心去闻法,学法,一定见效。

  有些师兄看到导师的第一面就很激动,兴奋,甚至流下泪水;有些师兄从小就深信三世轮回,相信因果,我非常羡慕他们。能够净信的确是一种福报,但不是每个人都有,所以只能靠持续不懈的观修——用念三宝功德,念死念无常无我等方法去提高。我认为信和敬是一体的,越信就会越敬仰,越敬仰就会越信。

  如果不信会怎样?还能学佛吗?会有怎样的过患,以这样的心态走下去结果是什么?

  我在修学路上走得最艰难的那段路,就在难以相信的那个阶段。唯识宗说凡夫是遍计所执,充满我执我见,要想抠出这些杂乱的思想,必须代之以正确的思想,但这比换血还难。我费了很大劲试图抹掉自己固有的一些念头,硬背,强迫自己多听,找信心足的师兄请教方法,但效果都不明显,也难以持久。后来我发现,最省力的方法就是从心里相信法和法师。

  通过近年来的修学和义工行,我在不知不觉中开始相信导师,敬仰导师。看到导师舟车劳顿,四处弘法,我会忆念起诸佛菩萨的功德,正是一代代高僧的砥砺前行才有了佛法的代代流传;礼拜观音菩萨时,想到观音菩萨无刹不在,化诱群迷,也会忆念起导师尽千手千眼之力引导各行各业的众生修学佛法,造福世界的功德。导师代佛说法,我们如临佛前,久而思之,怎能不生起恭敬之心?

  谁都想是一张白纸,可就是那么遗憾,大部分人都像是一张被胡泼了墨的纸,我更是这样。如果对法和法师没有信心,我的脑子里将满是问号,还会和几年前一样,大部分精力都要被这些越想越多的问号占去。比如面对生有、死有、还有那个七天为一周期,可以死而复生几次的中阴身问题,我仍会纠结不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的可以凭业力凭心念选择去处吗?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最神妙的故事也不会比这更刺激了!

  但师父说有,我就选择相信,佛陀是真语者、实语者,不会骗我们,祖师大德和师父也不会骗我们,这些都是他们通过修行亲证的真理。导师为我们推开了这扇真理之门,我不能只在门口徘徊,我也要走进去。与其像以前那样“翻箱倒柜”地去找打死我也不信的理由,我现在选择放弃质疑,先硬性植入这些观念,虽然不信的火苗还会时不时地蹿起来,但我会努力克制自己不被那些不正念带走,尽量清空我固有的思想,转而去观想医院里那些可怜的被插满管子倍受折磨的临终者,想想他们心无所依的恐惧和无助,逐步生起感同身受的悲心,那么再学到相关法义或去助念的时候,就会受益很多,而不会一直于自己的各种念头里纠缠不休。

  启白三宝,加持我断疑生信,同时我也勉励自己,终会有一天,有一个契机,在三宝的护佑下,我将从心里完全相信那些暂时还无法深信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