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课主要学习“思维轮回的别苦“,总的来说就是要明了六道各有各的苦,在哪一道安身立命都逃不出堕落三恶道的结局,由此生起出离心。总之,目的就是要切身感受到轮回是苦的,实实在在生起出离心。

  在学习下士道时,我已经知道了地犾之苦,饿鬼之苦,旁道之苦,我决定修善除恶,发誓要生善趣,学到这一课,又发现得生人道、阿修罗道、天道也不保险。经过思维,感觉现在我虽得生人道,可却是“众苦煎迫“。

  有时候我感觉到自己正受地狱之苦:脚上疮疤烂了再好,好了再烂,犹如走在近边地狱,一脚踏进草灰,腿脚全部溃烂消溶,等把腿脚抬起又完好无损,甚至忘了先前的痛,再把腿脚踏进去,如此反复,长劫受苦。还被其他病痛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个病啊,吃药,副作用,增加其他器官的负担,不吃药,一直一直的受着病痛的折磨。在我的印象中,我就没有过没有病痛的时候。不是这里痛就是那里痛,反反复复,实在痛苦不堪。

  我时常感受到自己正受牛马的被役使之苦,一个月30天,天天在加班,时时在岗位。不是自己要这样去做,而是老板把工作摆在那里,必须去做,不去做会怎样?扣工资,通报批评。这些规矩像一道道鞭影,吓着我疲劳前行。这是被奴役之苦。被外界奴役尚可在自己有觉知力时缓解,但是被自己内心的贪嗔痴慢疑烦恼奴役那可是太悲惨了。明知道自己不需要的,却见别人有而拼命去争取;明知道生气只会伤害自己,却在别人犯错时,莫名其妙的生气,甚至说一些不该说的话造下口业。这种被无始以来的惑业支使的生活,不修行连觉知的能力都没有,不脱离轮回就摆脱不了它们的控制。

  我时常感受到自己正在受饿鬼之苦。我明白吃饭要慢嚼细咽,我知道吃得七分饱最健康。可是,食物摆在我面前的时候,以最快地速度吃了,不知道什么味道,见桌面上的菜,不管肚子能不能承受,一个劲地往嘴里塞,然后被撑得直吐。这是饿鬼的症状,贪婪,就算没有人跟我抢,也会把这种表现出来。不仅贪吃,贪睡,什么都贪。进书院修学以后,发现这种贪心造下不少恶业,于是每天都在告诫自己不要贪心,不管什么,都不要贪心。可是这种贪心已经到了无意识自己出去贪的程度,看见别人有什么,顺口就说也给我一个,但是我又不知道要那个东西来干什么。以前不觉得什么,现在觉得很痛苦,在这么下去,我真没有前途了。

  综上所述,我身在人道,习性在三恶道,这是多么悲摧的事情。

  我在人道,同我作为人的那一天开始,老病死如影随形,生命危脆,朝不保夕,如不修行,每天都在混吃等死。更何况,每天一出门,诱惑满天飞,别人有车你走路,你得去赚钱想方设法买车,求来求去一场空,求不得苦啊。在竞争中怨恨憎恶充塞头脑,见到对手恨不得他出点啥事,怨憎会苦啊。我的婚姻,在我没谈过恋爱时完成了,我的爱情在我婚姻之后来了,又走了,宠我的父亲死了,所有我爱的没一样得到,没一样留得住。这些粘着的爱求不得,苦啊!我这个身体没有等我功成名就就老去。如果没有三宝,我身在苦海还不知道苦呢!那样更悲哀!

  当我发现自己嗔恨心极大的时候,内心极其痛苦!我曾经竭斯底里地嘶吼对方,不管他是老人,小孩,还是同龄人,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我伤害过多少人的心?我的嗔恨心摧毁了多少信任?这是阿修罗之苦,自己无能却要争强好胜之苦。这里不是安身立命之处。

  当我从观想的境界中回到现实,对比反差,我不愿意面对现实!我看见修行很高的师兄,心里有莫名的紧张,难道我们都曾是天人,他们就是大天子?打一喷嚏我就吓得躲起来的小天女?我曾经想,成佛那么困难,我就成为天人好了。但是想到某天天福享尽,堕落为任人宰割的猪时的惨状。我就不再想做天人了。

  六道数数思维下来,没有哪一道可以安枕无忧的。三恶道太苦,坚决不去。人道众苦煎迫,不好玩。阿修罗整天被嗔恨心嫉妒心搅得手断脚残的,坚决不去!天道终有一天会享尽天福连人都不如。

  我该怎么办呢?我想,要远离三恶趣,就要皈依三宝,断恶修善。那么,出离轮回呢?勤修戒定慧熄灭贪嗔痴。我现在的专注力还没能成为定性。我的智慧还没增长到什么层次。但是,我一定要出离的。

  六道之外证菩提,我决计要出离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