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信业果

  我内心沉重的,又法喜充满的,学完了这一单元。

  我来思考几个问题:

  1、我是谁?我为什么成了现在的样子?

  其实,第一个问题是无法回答的,我之所以发问,我确实是想明了我到底是谁,是什么样的业力累积成了现在的我。

  我现在的样子:身高不足160,体重130,虽不貌美如花,但对得起观众,该有的都有,不该有的没有,遗憾的是个女儿身。不爱运动,喜欢胡思乱想,是个老师,有两个孩子,先父早亡,随母嫁爷,我有七兄弟姐妹,但是他们是一伙的,唯独我例外。农村人,没有干过农村活,五十年来做的最多的事只有两件:说话和写字。身体一直不是很健康,但极少看医生。没有学佛经历却迷上三级修学;没有跑过庙却对西园寺情有独钟;很多时候有错觉,自己就是一个出家人。

  按照生命现象“相似相续”的特点,我上一辈子应该也是个老师,应该也是两个孩子的妈,我为什么有两个父亲,因为我曾经接受过两个父亲的恩德,或者两位父亲曾经接受过我的帮助,所以两个父亲都很宠我。

  我为什么会生到这样的家庭里去呢?而又那么的和兄弟姐妹们不一样呢?他们不爱读书,不喜欢文字,十不善业样样占。引业让我们到了一个家庭中,满业让我们不一样——生在贫穷家庭不一定贫穷下贱,或者贫穷不一定下贱。

  能够进入三级修学,是导师的慈悲拔苦,我内心充满感恩之情。进入三级修学的师兄有很多,作为十五加一的那个一有多少?而我就是其中一个,为什么?因为我要跟导师修学的因缘成熟的时候,网络三级修学班级还没有开始,而地面班级还没有影子,我的与三级修学的因缘成熟在十五加一里。我是一个出家人,是一个法师,是一个菩萨。这个想法是怎么生成的,从因缘因果的角度来说,这些念头并不是现在才有的。

  2、我信业果信到什么程度?

  其实我很想回答,我百分之百相信业决定之理业增长广大业不做不得业做已不失。但从我现在的行为习惯来看,我信得还没有达到百分之百。

  看啊,我还有嗔心,并且没有及时忏悔,证明我还没有相信小小嗔心长大后可以摧毁一切的原理;我还讲绮语,证明我还不相信绮语是定力养成的最大障碍。

  必定要数数思维,哪一天勠力防护了,哪一天就百分之百相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