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阅读了济群导师的《当代宗教信仰问题的思考》一书,该书主要从以下五个方面来阐述当代宗教信仰的相关问题:首先阐述了人为什么要有信仰?其次界定了正信、迷信和邪信的标准;第三进一步说明了佛教与理信、佛教与科学的关系;第四回答了佛教对社会进步的影响;最后就目前的求官发财保平安,烧香拜佛求安慰等社会现象进行了综合分析。其目的就是要解决人从何来、往生何处;如何实现人生价值和生命自我的认识;最终达到烦恼的解脱这个终级目标。

  信仰是人们寻求精神上的一种依赖,而且这种依赖是终生的。不同的人其信仰也有所不同,有的信仰宗教,如崇拜耶稣、崇拜真主安拉;有的无宗教信仰;有的信仰现实,追求的是财富的累加及名誉的传播等等。

  而佛门中的信仰,不是鼓励大家去崇拜佛祖,而是要相信自己、肯定自己,要相信自己的命运取决于自身的行为,人们要解脱烦恼、圆满生命甚至涅槃,必须依赖于自身的努力和佛法的指引,从这一点上来看,佛教是彻底的无神论者。回想我自己的成长过程,从懂事以来,父母(非佛教徒)就一直告诫我,人生所有的成功必须要依靠自己,人生道路中所有的困苦也只有自己去化解,这种理念一直影响我、伴随我至今。这些年随着与海归同学的频繁相见,她们时常送给我一些书籍,给我传播相关神教的经典,但我一直无法接受甚至抵触,因为这与我的无神论思想相悖。或许我还在等待,亦或许这就是天意,三个月前我无意触佛,结果发现我一直秉承的理念居然与佛法如此相通,于是怦然心动,莫非是千年前的佛陀早已施法于我?除了欣喜之外,就是敬仰与坚定!正所谓“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信仰却在,灯火阑珊处”。

  佛教传入中国,与中国文化相互交融,人们更多的选择了实用性。纵观现今,大小寺庙香火越来越旺,特别是每逢初一、十五更是人头攒动,这些人群中大部分是在生活工作中需要利已时才来向佛求愿,不外乎是向菩萨祈福、消灾、除病,延寿、免难、乃至求财、求官、求子、求婚姻的美满等,殊不知我也曾经为儿子的升学去烧香拜佛,且多次还愿,当年的我根本不明白佛教的真谛,只是人云我云、随波逐流,真的还以为菩萨是无所不能的,只要心诚,它就会帮助我们实现心中的愿望。

  在礼佛的人群中,还有部分是减少罪孽、寻求心理安慰之人,或许这部分人在人生的某个阶段恶性高于善性,瞬间的醒悟,为了求得自心的安慰,以皈依佛、法、僧来求得神佛的宽恕。但无论是哪种目的的信佛,基本上都是向外寻求帮助,从而忽略了“自依止,法依止”的佛陀教诲,人们只有依靠自身的智慧、觉悟和德行才能获得解脱,而不是单纯依靠外在的力量,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地完成自我的觉醒,忘记国别、忘记人种,超越时间、超越空间,达到“无”“空”之境界。

  目前社会上似乎存在一种现象,人们一谈佛教,就认为它只是一所心灵医院,专门治疗痛苦、恐惧、无助等病症。不可否认,这所医院在菩提路上抚慰过无数人的心灵,治愈过无数人的疾病,挽救过无数人的灵魂!但在这里我想提出个人的一个小小观点,咱们的佛教能否从治疗型为主转为防御与治疗并重?如果我们的佛法能普及儿童、少年,让他们从小树立正念,慈悲为怀、智慧为道,摈弃贪、嗔、痴,这样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可少走弯路,快乐多于痛苦,这个社会就更加和谐、更加美丽,而不象现在有了痛苦才寻寻觅觅求佛保佑解脱,也不至于造成人们对佛教的狭隘理解。

  正是由于社会上的一些误解,使其佛教在世界宗教的舞台上仍就充当着寂寞的歌唱者。今生有幸遇见了咱们的济群导师,是他的智慧引领我走上了菩提大道,坚定了我随佛的信念,我愿追逐导师的脚步,不仅做一个虔诚的信徒,还要做一个弘佛的学者。

  “有信仰未必能成大事,而没信仰却将一事无成”,这是我喜欢的一句名言,在此与师兄们共勉。

  感恩导师,感恩师兄!

  2018年8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