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面临换工作,对我来说,这种变化犹如连根拔起一般,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剧痛。因为我对我生活的环境、相处的人和生活的方式已经都特别熟悉了,我不得不承认,我已经深深地对这些我和我所产生的黏着。

  

  那一段日子,我每天下班就去海边看海,我期待能够找到答案,期待有人能够为我分担心中的痛苦。我的心里对未来充满了恐惧,内心充满了无数的舍不得。时间一点点过去,我还是没有得到答案,每天我都告诉自己,今天就要给出一个答案了,结果心仍无法安定。

  

  我开始向外界求助,家人、师兄、同学,只要能够聊上的,我都去寻求帮助。我发现这时的我怎么会如此脆弱,不过是换一份工作,怎么就像是要了我的命一样呢?每天当我有精神有力气时,我就要开始思考:我要留还是要走。饭也不吃,修学也顾不上了,义工行更是没有心力去承担。尽管大家都很真心地为了提供了很多意见,但是我觉得还是没有办法消除这种焦虑和恐惧。但是我明白了一点:没有人能替我做决定,不管大家多爱我,自己的人生总要自己去面对。

  

  我想起了一个故事:一位年轻的妈妈失去了她可爱的孩子,于是,这位年轻的妈妈像发疯了一样到处去寻求帮助。当她找到佛陀时,佛陀告诉她,请她去每家每户问一下,如果这户人家家里没有亲人去世过,就向他们要一颗荞麦籽。结果,这位妈妈一无所获,但是她也最终明白了死亡是不可避免的现实,当死亡发生时,我们只能去接纳。

  

  对我来说,拒绝接纳变化给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煎熬,我一直活在过去的种种美好当中。可是,我记得当初换这份工作的时候,一开始也是万般痛苦,千百万个不愿意,后来不也慢慢地适应了吗?所以,所有的这些感受,不过是自己的感觉,喜欢与不喜欢都是不稳定的。

  

  我曾以为自己很精进,学得很好,也得到了很多的随喜赞叹。可是,这一次“变故”就如一次严格的考试,有多少家底都被考察得一清二楚。

  

  每天,我都要问自己:我到底想要什么?我像大扫除一般,把我心里埋藏已久的想法全部倒翻出来,我要这样的生活,我要那样的生活……现在想起来,我真的特别地惭愧。“舍凡夫心,发菩提心”、“自觉觉他、自利利他”这些话我自己都说了多少遍,为什么我没有看到这就是我的目标。而在义工成长路径上,如来使就是我最终的目标。我把这样究竟的目标闲置在一边,然后又自己费尽脑筋去想我要怎么怎么样,我真的太对不起师父了。

  

  我记得师父说过:我们现在学佛了,对自己的目标就要很清楚,不能再含糊了,因为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正因为法不入心,正因为我执,正因为我心中没有三宝、没有众生,所以我还依然深陷在“我要什么”的状态中。

  

  可能在工作和修学义工行中受到太多人的照顾,我觉得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痛苦过了,这一次我才深刻体会到,我就是轮回中的重病患者,深深地被烦恼所缚。在极度痛苦时,我希望能有人听到我的呼唤,拉我一把。如果,作为学佛快三年的我都这样,那对于没有学佛的众生,他们不是更加痛苦?当他们在被烦恼无明折磨的时候,不是更加无助和绝望?所以,我更要修学好,我知道唯有佛法能够治愈我的病,唯有具备智慧和慈悲,才有能力将众生从深渊中解救出来。因为,我知道这世上还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在遭受着痛苦的折磨,甚至更加痛苦,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我希望他们能够得到解脱,能够珍惜宝贵的人身,让这一生过得更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