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进书院我们就在强调要用八步骤三种禅修来学习佛法,这两节课我们将系统学习这一强大的武器。说来惭愧,自身对于八步骤的学习还是得益于做辅导义工。在此之前,我也是习惯用自己的小聪明,用固有的学习方式来学习我喜欢的“佛法”,所以学到的都是被自己观念加工过得佛法,而且边学边漏。我也在不断反思,原因就是学习态度不端正,也就是不真诚、不认真、不老实,背后的原因就是对自己的生命现状认识不清,或者说“为什么学佛”这个问题没想清楚。

  为什么学佛?学佛是改造生命的系统工程,就要基于对生命的现状的认识。导师开示我们的生命有两个特征,一是看不清楚(无明),二是自以为是(我执)。看不清楚→错误观念→混乱情绪→贪嗔痴→造业→轮回→人生是苦(第3步)。我以前有个误区,觉得学佛是快乐的,并且执着于快乐,不太接受“于己作病者想”,我们都觉得自己有烦恼,但是好像没那么严重,有时候就会出现动力不足,就像我们对待感冒和癌症的态度肯定是不一样的。直到去年,实习辅导员培训前一周,我在单位和同事起冲突,我能感受到自己嗔心起的那一瞬的失控,不能自主。通过思惟,我看到了自己被“我执”绑架,看到了混乱的情绪,看到了“一念嗔心起,百万障门开”,也看到了造恶业,似乎三恶道就在向我招手。于是,我终于能接受“我是轮回中的重病患者” (第4步)。那一刻我很欢喜,因为我有病,师父有药,学佛就是为了治病(具六种想)。所以师父说,人要改变自己很难,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认识自己存在问题,二是接受一种智慧的文化教育。而佛法不仅能帮助我们看到存在的问题,还能为我们提供智慧的认识。但它究竟能对我们产生多少疗效,是取决于每个人自己。

  基于这样的认识,我认识到生命就是两条路,轮回路和解脱路,非此即彼,我要解脱,要如何解脱?

  首先要端正态度,真诚认真老实,惟有如此,才能以开放的心态接受佛法,改善生命。否则就是三过,“覆器、漏器、垢器”,对照自己,我都有,尤其是垢器和漏器,用我们原来的知见来改造师父教导的佛法,片面选取自己相应的,学了就漏。所以要传承佛法,必须要清零,无论我之前学佛学了多久,也无论在世间法我多成功,在书院修学,我必须清空自己,真诚得面对自己、面对佛法、面对法师,认真闻思,老实安住。

  其次要按照八步骤学习。实践证明这是最有效的学习方式,不仅是一种方法,同时也蕴含了结果。前三步是基本,目标是完整、准确、透彻得理解法义,怎么做?每天固定闻思,观听阅读三遍以上,落实第二步总结段落大意,第三步带着问题学习,如果我们想不出问题,可以借助辅助材料的引导,总结框架思路及关键词,而不是单纯为了找答案,完成作业,这也是我们小组共修需要达到的效果。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运用佛法,这就需要从理论正见到实际认识,很多师兄说用不起来,其实是正常的,如果学两三个月就能对抗无始以来的串习,那真是超常的。我们在对境面前用不起来,一定要检讨我们前三步有没有做到位,获得正见了嘛?对正见的理解正确嘛?以及第四步,真的有道理嘛?我是经过认真思维而认同,还是仅仅因为是师父说的就觉得是对的而已?实际上,如果只是觉得师父说的就是对的,那并不是真正接受,还仅是理论正见,并没有转化为我的认识,更不用谈后面5-8步的运用了。

  最后分享一个例子,我爸过年前几天右手臂摔断了,所以我过年都是在医院过的,三天两头跑医院。我知道这是无常,也是因果,思维到这两个正见,帮助我处理了情绪,这样我才能比较平和得处理好家里的事情。当然,我不会跟我爸这么说,因为他没学佛,他要是听了肯定会觉得你们学佛太不慈悲了,说我活该的感觉。所以,我跟我爸说了两点:一是这是菩萨加持,重罪轻报。我跟他说家里有供观音菩萨,平时我还有帮父母建庙、放生等做功德。我爸也很认可,他说是哦,真的是菩萨保佑,不然按当时的情况,原本是应该伤得更严重的。我就趁机让他念佛号,我爸说他做手术的时候很害怕,念了好多“阿弥陀佛”。二是反省自己有没有做不好的事情,如果有做,以后就不要再做了,一定要多行善、做好事。所以,我在医院也不是那种愁容满面的,有个阿姨来看我爸还说,你爸爸受伤应该要很伤心,你为啥那么开心?我说我不是开心,如果我陪着我爸,天天苦哈哈的,他不是更难过,不利于他恢复。

  所以,佛法就是活泼泼的活法,学佛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