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分享稿的时候,心里很混乱。房间小,是放电视的声音,而且刚和家人通了电话,念头纷乱。坐在桌子面前,什么都写不出来。看着学过的百法笔记,有点不知所云。

  为何如此?因为内心太混乱了。在别境心所的念心所中,法义告诉我:“世人对于念头没有选择性的,通常人心混乱,不能自已。”正是这样。然而,在同喜班的时候,师父就告诉我们,“心,是有选择和创造的能力。学佛的人,就是需选择,通过选择念头,导向正念,从而改变命运,提升生命品质。”为什么我做不到?这就是师父说的,在一个垃圾一般的房间里,想要找到一点正念,是很困难的。我们通过禅修,安住正念,是为了培养 单纯的心。单纯的心,比较容易产生智慧。否则,生命智慧在各种邪念中沉沦。

  人在青少年时代,往往因为单纯,理解问题的能力更强。记得学生时代最关心的问题,都是人生的大问题,比如生死问题,比如生命的价值的问题。后来,进入社会,心越来越混乱了,各种心灵垃圾充满,因为没有正知正见,各种垃圾文化进来了,各种生活经历也进来了,就这样导致心理越来越乱。十年前的梦境经常是美丽的画境,是蓝天白雪,甚至飞起来。后来的梦境就越来越世俗了,梦境都是工作、同事,琐碎的人际关系。如此一想,若是没有佛法,生命真的有要沉沦的感觉。

  这些年在书院修学,佛法让我的生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解决了很多粗大的烦恼。但是最近进入一个新的瓶颈,自修有些无力感,每天面对无数的现实问题,都比自修重要。我回复一个微信,都比我安住自修重要呢。为何?观念的禅修不到位。

  因为我并没有接受人生的大问题是”何为幸福“中提出来的惟有接触内心的恶性需求和烦恼,开发内在高尚的生命品质,才能导向解脱和究竟幸福。我更没有接受,色身不是我,烦恼和情绪不是我,我执是一切烦恼的根源。学佛,原来居然不是我生命中的大问题,而是一个淹没在无数现实中的小问题。我这些年既然这个道理并不清晰,我的修学可想而知,是在修我执。

  

  说到这里,回到百法。

  学佛,是要止恶扬善。而最究竟的是要断惑证真。而要修禅,排除烦恼、随烦恼心所;另外遍行心所,是随时都在起作用,也不提。善心所,更多的是为了培养良好的心灵环境,也可能是导向定境,这方面还没有仔细思维运用。

  这里面,和止观相关的心所是别境心所。

  首先,确认我要学佛法,成就品质,这是欲心所。这是需要建立信仰,形成正确认识。我这方面肯定是欠缺的。要不然不会修学上不去。

  其次,胜解。再其次,念。主导生命的力量是念头,所以通过禅修,就是要强化正念。如果忆念世俗,就成就一个世俗的人;如果忆念三宝,就成就佛菩萨品质。生命就是这个样子。我数年来忆念不力,至少90%的时间,还是掉在凡夫心的串习里。再次,定。定是心长时间安住在一个境界上。因为凡夫心很混乱的。安住一个境界,心变得单纯。这就是为啥大学时代的我心里能想起人生这些与生命相关的大问题,后来进入社会就渐渐忘记了。就是心思混乱,心被尘垢蒙蔽了。每天,本子上记了很多今天要做的事,而几乎每天是肯定做不完的。后来去琢磨了一下,都是在给贪嗔痴打工。

  最后,慧。慧,是一种拣择、判断的能力。也就是说,只有我的心灵空间足够干净的时候,我才可能做出比较准确的拣择和判断。所以,如果没有足够的念力、定力,我的人生就会需求越来越多,身体跟不上念头,越来越累,越来越憔悴,看尽医生,哪怕最好的大夫又如何?有最好的太极的高人指点又如何?生命只要在轮回中,就不可能有止息的时候。

  所以,百法的修学,是要落实到止观上。而如何通过舍弃凡夫心,真正找到人生的方向,建立笃定的信仰,也就说五大要素的俱全,信仰是皈依的观修;发心,是对人生的大问题、大方向的抉择,是每个当下的心行调整;戒律,是对妄流的止息;正见,是做出正确的抉择;然后通过止观禅修,落实到心行,让荒草蔓延的心灵能够真正的透一口气,能够播下一粒种子,等待它的发芽成长,乃至鲜花满园。

  所以,我现在清晰的是,生命要抓大放小,小的问题是现实中层出不穷的问题。大的问题是人生五大问题,也就是从每一个当下的心行的调整到最终开发内在高尚品质的问题。而要做到这一点,是需要戒定慧,来究竟解决生命困境。百法告诉我们的止观的心所,要不断观修强化,欲力,要强化我要改造生命;念力,念三宝功德;定力,不断的安住善所缘。如果不这么说,在如此繁杂的心所中想要突破是几乎不可能的。

  修行,最难是如何从凡夫心中走出来,舍凡夫心。百法,了解凡夫心的规律特征。

  而且开显无我和唯识,一切都是心的显现。

  唯识学是一个修学体系。要具足五大要素。否则容易不得要领或者偏执一端。是否升起殷重心,如果没有就需要去观察修;是否发心为众生而修学?如果只是为了解决个人烦恼,就获益很少。

  在书院,因为不明真正的目标,把佛法当成止疼药。所以,都是为自己学,为了自己学得舒服点。导致自己的那点苦,并没有修学动力。而且还是在修我执。即使是学习百法,也因为发心不到位而懈怠心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