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到了别境心所的欲心所,对欲心所进行观察修:

  1 来京城,因为欲。觉得自己在一个小城市,很没面子。也因为想学习。心里向往大城市。这是对苦的缓解。当然,这其中也有善法欲。

  2 有一段北漂经历,住地下室。苦。觉得所有住在地上的人,都比我幸福。后来,没有学历的苦,求学。这是对苦的缓解。

  3 用十年转换专业。顿时名利皆来,也让心灵陶冶。但是,无法找到本专业工作,苦。差点无法留北京,苦。欲望一个接一个。人总是到了高处,不肯回头的。所以不肯低就外地的学校,从此离开专业。身心俱疲的2013年。制造问题的速度比解决问题的速度快。

  4 进入书院。四年时间探索身心。然而发心总是不正。之前培养的慢心和我执旺盛,导致内心频道太多,不能全然投入。苦。为何苦?欲望太多。而且没有解决苦的本质,惑业。只是被内心的贪嗔痴推动。

  5 2017年,学习人生五大问题。快乐,是对痛苦的缓解。突然发现自己忙活了几十年,都在被欲望牵着鼻子走,主要目的是为了过得舒服点,顺便能解决一下生死的事。以苦为乐,背道而驰。

  修行,要解决的是我执。而这些年把我执培养得那么大,乃至疲劳的身躯已经无法满足它。看看忙碌的脚步,看看每天记在本子上“命令”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涉及锻炼、美容、修学、专业等多个方面。然而时间、经历是有限的,如何满足?所以每天都带着疲惫和懊恼入睡,很不踏实。还劝别人精进,其实是我被欲望裹卷,比别人不如,还以为自己比别人强,还充满慢心的傲娇的面对一切人,毫无恭敬之心。渐渐,就这样渐行渐远。惹得家人觉得我有时很无聊,像个怪物。异类。

  看到这一点,真的吓人一跳。我一直为我执打工。养肥了我执,让身影枯槁。而我执还在不断的压榨,迫使我干这样,干那样。。。。。。它多么像个资本家啊。而我居然认为自己走的道路才是最正确的,这不就是自我的欺骗么。

  究竟的幸福,在于去除我执,去除惑业。究竟的幸福,在于对生命版本升级,提升生命品质。

  究竟的幸福是要少去内在的无记欲,熄灭内心的不善欲,如贪嗔痴;增长内心的善欲,发愿菩提心。这些都需要通过禅修来解决和强化。

  百法的欲心所,告知我这些,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