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止观是什么,以及提出论点

  止观:净化调整改变我们的心

  要知道目标是什么。否——仗打不成。

  止把心安住在某一个念头上,安住在一种心行上,或者把心安住在内心某一个层面,放在那里就好,熟悉状态/念头。

  观,有分别,观察思惟。观的对象是某一种境界,对某一种境界进行判断。

  在佛教史上很多人不能正确认识。

  《道次第》:观察修偏向分别,安住修偏向不分别,两种对我们凡夫都重要。片面强调某一点忽略另一点在修行上是不完整的。

  二、如理思维在大乘修行中的重要性

  《庄严经论》闻思修在修行上是整体,听闻正法才能如理思维,如理思维才能引发智慧。

  《现观庄严论》大乘修行中有的要通过现量完成,有的要通过比量完成。唯识:四种寻思获得四种如实智,我们现在的认识和真相差十万八千里,所以要用正见对世界重新思考。才容易证得空性。

  《集菩萨学论》在修行中要让身、受用;善根不间断增长,都要去修舍护净长,这些要通过分别慧修观和不分别修止来完成。

  三、修止观各自的作用。

  修观,把心调整到正知正念上,如果不是这样,没办法从凡夫心里走出来。因为佛菩萨的心行在我们的心灵世界里弱,凡夫心是无尽的积累。是要很花力气的。比喻:种花。如不这样——很容易修出一大堆我慢习气,固执自以为是,走火入魔。

  修止:修观调整心行,跳到准确位置,要无造作安住,不然没法获得这种心行。

  轮番修:心是不老实的,跑掉了要再调整。

  三、各种误区

  1、1、黠慧者只需要修观,姑萨黎只要修止。——两种人都要双修止观。黠慧者不修止没法完成心行上的训练。姑萨黎不修观不能获得正知正念。

  2、认为一切分别都是成佛障碍,把如理作意和非理作意混淆。认为在闻思才要分别,修行则不要分别,如果分别跟修就不能相应。宗大师:如理分别也是修的范畴。师父觉得很有道理:四法行。八正道。并不排斥如理思维。而不是什么都不分别。

  3、会成为入定的障碍。入定有两个步骤,第一个把心安住正念,接着不要分别确实是。再分别会障碍。如果没有进入正念,那入什么定,妄想定。已经安住三摩地确实不要分别,否则不能入定。

  比喻:金银烧之,水洗,调柔。调心的过程。

  用智慧观察黑业果过患——厌离:火烧。

  安住在善法上——滋润和谐,

  有这样的基础修止观:不费劲。前方便。直接进三摩地还是要安住在止上面,止于善法止于正念。要止于善法正念要有前面的观修为基础。无著菩萨也这样说。

  四、这种分别对禅修中对治昏沉和掉举的作用。

  修道,安住在善所缘上,长时间安住在善所缘上,是两个过程。安住过程中有两种情况,昏沉和掉举。昏沉睡眠:没有感觉。也是一种心。掉举。猛利念三宝功德——有精神。比喻:很有兴趣的事一下就来精神了。掉举:三恶道,八热八寒地狱——不敢打妄想。因为掉举来自贪著。

  依止法和观修的重要

  依止法是入道根本。

  观修的方法要去试。任何一个法的原理都是这样子。六加行也要特别注意。

  坐多少分钟能保持最好状态,在自己能掌握的范围来确定打坐时间。时间可以短一点,保质保量,次数可以多一些。不要出毛病。出现特殊境界不用管,不能控制就停下来。

  ————————————————————————————————————————

  这一次修学,能感觉到这里面所说的在三级修学的过程中都一一的验证了。包括身、受用、善根,在修行中要不断舍护净长,过程要通过有分别的观修和无分别的安住来完成。

  观察自己修行的过程,最早一个阶段修学貌似很精进,其实没有认识到自己有问题,而是在不断的闻思中获得一种良好的感受,于是就发心做事,做事的过程中,自己正确的心行根本没调整出来,一下就被凡夫心所打败;

  第二个阶段,痛定思痛,认识到自己在境界面前没有正念,当死亡来临时,面临的一定是三恶道,发心该怎么学就怎么学。首先一个是调整自己的态度和方法,从过去听好多遍,到认认真真抄视频,列出提纲,每天上下班都回忆道次第的科判和当期内容;并对内容进行反复的观修,一些内容确实如师父所说,在自己的心灵世界里是没有的,很弱的。念暇满人身的时候,真心地问自己,就是不感觉这个人身多珍贵。一直重复,几百遍地重复,法义是怎么说的,再去用理性反复地观察自己的心灵,观察历史,观察社会,去质疑自己固有观念存在的基础是什么,它站不站得住。包括死,也是从修不起来反复思考到生起来一点点觉受。又没了,又反复去回忆,思考。待到熟了之后会发现,每一次还是忆念,观察,但是从观察到生起觉受的时间越来越短,这种心行越来越熟悉。这是观念的观修和安住。

  第三个阶段,是观念的安住修,也是心行的观察修。就是在义工过程当中,运用当期法义。是不是自己一定有明天,不是,如果没有明天,我有把握不去三恶道吗,没有。那么此刻我要做的,就是放下所有的自私和顾虑,单纯地去利他。遇到一个书友,他是个普通的书友,还是我的母亲,我能给予确认吗?如果是的话,我该怎么对待他?在这个过程中,安住于正确的观念,也是在把自己的心调整到正确的心行。

  在这个过程中也会遇到自己特别执著的事情,再去思维恶道苦,然后问自己,你求的是什么?从那种自私、执著的心里面出来,继续安住于利他。

  第四个阶段,在这个过程中会有昏沉和掉举。按照这种禅修的方法,如果能够日夜安住,那么身、受用、善根都会不断增长,也就是修学的时间福报、修学的条件(眷属、利他的机会和福报)、善根(进一步修学所需要的智慧理解力)。确实如此,但是最近就会遇到,虽然在增长,但是对于自己应该要完成的事情来说,远远不够。身体不好、家人反对、修学智慧不足。原因就是因为没有打好基础,最近的修学也没有像过去那样认真了。所以自己还是要做好基本的事,把一二步做好,把思惟修做好。不然的话,在做事中虽然是调整发心去利他,但是你调整的能力其实是来自于听闻正法如理思维获得的智慧,这个部分如果不能做好,心行是粗糙的,最后就会获得一种充满杂质,充满染污的结果。现世来说,不会自在开心,最终来说,不能解脱,同时,也无法给身边的人一个修行的好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