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本期学习内容,认识到现在所面临的对镜,障碍,困难,逆境,其实是自己错误观念所导致的结果,解决问题的根源在于自己。但是之前一遇到问题或者对镜,就会不由自主地认为这个问题是对方引起的。所以解决问题的方式即在对方的问题上下功夫,努力改变别人,从而让其来适应我的修学和工作的节奏。这样的观念是错误的,改变自己迫在眉睫。

  这个心得体会来自于自己承担辅导员的义工行。自己分别带了7班和9班。在带7班的时候,2个学员从自己所带的三组退班,中途因为自己的事情停止带班,然后7班合并成两组。这在我心里一直是一个事情。

  时隔4个月之后,历史惊人的相似:做9班辅助员,依旧带三组,自己师范分享的内容还是那几本书,学员还是不充分自修就来共修,完事之后再在班级里面认真的偏题或者跑题的分享着。而我自己呢,还是不能早起做定课,在辅助员团队里,存在自以为是,争强好胜、妒忌等心理。

  在7班经验的基础上,9班我更加用心了,但是某些方面引导和辅助还是不得力,解决不了学员不认真自修,解决不了学员不定课,解决不了学员看了三遍之后还是能结合自己的问题。

  关于态度模式和方法模式,再和辅导团队商量之后,反复引导的技术层面的问题解决了。但是带了4次之后,还是觉得不对劲。带着这样的疑问,相继分别带了9班的两个组共修之后,我才恍然大悟,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不是学员们修学不真诚,不认真,不老实。相反是我自己修学不真诚,不认真,不老实。

  为什么呢?

  因为在没有辅导员之前,我的修学状态和他们是一模一样的。虽然当时觉得自己还蛮努力的了,但是现在回头看,真滑稽可笑。去年的7班,今年的9班,其实就是我当时同喜班的状态。中间时隔3年。这正是等流果,增上果和异熟果在我身上的表现。这就叫做自作自受,果报自受。这一刻,感觉到从睡梦中惊醒来一般,惊吓出一身冷汗。如果再这样不知不觉下去,接下来会有多么可怕的结果在等着我呢?

  所以这个时候我才警觉,原来不是两个班的学员不好引导,而是我自己这个因本来就不是好的善因。我自己原来修学的时候,就完全忽视修学态度和修学方法的重要性,自以为是,听不进去别人的话。

  更可怕的是,基于带班这一现象,我反思我与恋人的关系,也存在这个问题。不喜欢的很多,喜欢的人走不到一起。以前总觉得是不合适,是两个人相处不当导致的结果,是两个人的错,但是我现在才意识到是我自己的问题,是我自身不良需求和心念外化的表现而已,这样的状态,就是我内心反复的状态。我这样说,不是妄自菲薄,说自己一文不值。

  而是想强调,当所谓的痛苦和问题来的时候,解决问题的根源在于自身,首先是忏悔,其次是立马改变,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短时间解决不了,我也不觉得是自己无能的表现,不觉得自卑或者丢脸,这就是我的缘起,尊重自我的缘起,不断用正见对治自己错误的观念。

  那么结合本期法义,对治的方法就是皈依教主,皈依唯识学为历代诸师,皈依济群法师,皈依目前的两套模式,对我而言,更多是定课和自修的模式。

  拿我27岁算,过去9855天,都在拼命的寻找可以信任和依赖的人,但是这种信赖和依赖不长久,多变化。在多次寻找中,不仅没有良伴,自身的孤独感却越来越强烈。

  已经过去9855天了,我也不知道还能活多少天,我希望自己以后能够信任和信赖佛法僧,做到依教奉行。只有这样我才可以摆脱痛苦,才可以说对自己负责、对别人负责。

  接下来这半年,先从每天固定定课开始做起,用固定的定课行来感恩自己多皈依的对象和在做各位师兄对我的加持。

  分享完毕,感恩师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