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门礼仪

  做为一个修行数年的佛弟子,因对大部分佛门礼仪已熟知,故在学习《佛门礼仪》这一章节时,出现了闻法的疲厌心,很难安住于导师要求每期法义至少闻思三遍的要求。因为心理上的设定,即大部分法义已了知,故没有太高的意愿和耐心再听闻法义三遍,连闻三遍都无法做到,自然无所思,所以也谈不出什么感受。

  可是自己真的知道了吗?如果真的知道了,做到了吗?联系实际,自己虽然熟知大部分佛门礼仪,但做得却并不好,比如日常生活中在家晨昏三次的定时礼佛供佛我一直做不到,经常是心情好想起来就做一下,心情不好或时间紧张就安慰自己说向佛在心不在形。我开始尝试观察修,与此同时,心内开始却开始有点焦虑了,焦虑的原因是知道出了问题。但做为凡夫因为自身的无明,很难发现问题出在哪里。不知问题在哪,自然无法落行到心行进行调整,也就是观察修修不起来……直到班级共修,听到师兄们各自法喜充满的分享,我才意识到自己问题之所在:

  首先,礼仪,不仅是外在的仪表规范,更是代表内心相应的状态。观照自己,平日做不到定时礼佛,正说明这颗凡夫心的状态,不够清净,恭敬三宝的心还不够真也不够切,说白了就是恭敬心不够。进一步观察自己为何恭敬心不够?原因是不够清净。为何不够清净,无法随时收摄身心,让心时时处处安定沉稳?原因是散漫的凡夫心仍然如狂象般随是业力习气时时妄动,内心法的力量还很弱小,根本无法与业力习气对抗。为何内心法的力量小?还是对法的信不够,即法没有入心。为何法入不了心?还是闻思不够,依教奉行很重要!于是重新安住,重新开始闻思法义。老老实实闻思三遍后,认识到佛门礼仪是学佛入道的初要,不是教条,是由外在的形式引发内心相应的状态,是由外而内的练心、修行方法。每一次礼佛都是一次修心的练习,都是一次修正业力习气的演习和修行。于是学佛数年后,我开始每日晨昏定时礼佛三拜了,每次晨拜,我提醒自己当日时时处处要生恩心,敬心和悲心;晚拜时,回想一日不如理不如法的地方并进行忏悔。很明显的,自己习气现前时觉知力开始有提高,身心亦开始较以往更安定。

  其次,礼佛的动作进一步纠正和完善。自以为是的熟知并不表示实际中完美的践行,认真听闻思三遍后,发现自己对于合十和问讯的使用场合,还有上香、礼佛等问题有了更清淅的概念和界定。具体为,

  1. 合十:是最基本的练心、修行方法。合十时,眼睑下垂,直视掌尖,尽量放松身体,让气下沉,达到逐渐安定。合十的作用是收摄内心,有平和、安定,集中注意力的作用。问讯,合十长跪,礼佛都以合十为始终。是威仪、礼仪的表现。

  2. 操手:聆听开示时,除了可以合十亦可改成操手姿势。双手结弥陀印,右手在上,左手在下。双手如捧着一尊佛,切勿紧贴腹部,后颈紧贴衣领,心中默念佛号,心气下沉,就不会生气;头脑清醒,就不会有烦恼。操手的作用,让人摄心,不会散漫没有精神。

  3. 问讯:作为一种顶礼方式,有同样的感恩、忏悔,恭敬的意义,无论礼师、礼佛,持经、诵经亦或上香,都应先行问讯礼。因为对问讯涵义及相关启发的更深一步理解,平日对在寺院内何时合十,何时问讯的似是而非的疑问得到了解答。在佛礼对收摄身心作用的上有了更深的理解和体会,对三宝的敬意更增上。

  4. 上香:最重要的是虔诚的供养心,这是供养三宝最好的礼物。每次上香前的问讯,有利于收摄身心,以一颗清净的心供养三宝。插一支香表示自己没有妄念、分别心和染污心,一心一意供佛;三支香代表供养三宝或勤修戒、定、慧。以香供佛,一是传达对佛菩萨的感恩,一是净化内在的浮乱心念,学习佛菩萨的慈悲和智慧。

  5. 礼佛:以恭敬的心向三宝表示尊敬和感恩,同时忏悔业障,承认过去的罪业。礼佛前先行问讯礼,最后合十胸前。慢慢拜下,慢慢起身,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去做。动作缓慢一点,轻松一点,柔软一点,如麦穗,因成熟而下垂。体验每个动作,自我执著会减轻,心灵更澄明,问题更清楚,更易消失。

  6. 念佛:念珠念佛姿势,大多先让右手拇指与食指指尖一上一下轻轻扣合念珠。念珠主要方便计数和调心,可就个人持诵情形调整念法,并没有一定之规。因此,选择最能让自己安心的方法即可。念佛作用,从外在纷扰世界回归内心宁静的。

  重新认真学习佛门礼仪,真正理解接受了不同佛门礼仪特定的涵义和相关的启发,佛门礼仪,不是教条,是生命的智慧。结合自己平时的实际和自身的问题观察修了以后,内心对三宝的虔诚及恭敬心增上,法开始入心,平日的定时礼佛有了强劲的动力。佛礼对我而言不再仅仅只是形式,更成为了每日结合自己身语意的修行演习的实操和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