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师兄,晚上好,我是一组的法护!

  《春秋左传正义》云:“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对个人来说,礼仪是一个人的思想道德水平、文化修养、交际能力的外在表现,对社会来说,礼仪是一个国家社会文明程度、道德风尚和生活习惯的反映。礼仪,不仅是外在的仪表规范,也代表着内心相应的状态。在佛门中,语默动静安详,一切和宜合法,就是礼仪。本周的学习内容是《佛门礼仪》,有《佛门礼仪》视频和《居士入寺礼仪》两个部分教会作为三宝弟子的我们,通过特定的动作姿态和穿着,表达对佛法僧三宝的恭敬。进入寺庙言语举止怎样才得体?这些动作背后的含义又是什么?

  作为周日皈依共修礼仪组的义工学习了佛门礼仪的课程我只能用惭愧来形容,合十,操手,问询等是礼仪组义工常常会用到的基本动作,都是通过师兄们言传身教,手把手的教会的,但是却并不十分明白其中的含义,动作很熟练却缺少内心相应的恭敬状态。刚开始在礼仪组做义工时,我的岗位是举止语牌,上岗后我常常会观察周围的师兄,他们笑容满面,热情得体,让人不由自主的想亲近。那时候的我单位关门没有工作处于失业状态,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连笑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到,悄悄的试了下,咧嘴笑,感觉脸上的表情假假的,回家后对着镜子反复练习了很多遍,都是木木的感觉,这样没有发自内心的笑又怎么能感染其他来参加皈依共修的师兄们呢?那时候的进场音乐播放的是慈经,我用心的聆听里面的每一句话,”愿我无敌意,无危险,愿我无精神的痛苦,愿我无身体的痛苦……”笑不出来我就告诉自己那就暂时不笑吧,尽量让自己放轻松,表情温和,点头示意来参加共修的师兄,并且用热情点的语言,“欢迎您来参加共修。”“师兄早上好,请往前排坐。”等,这样举着止语牌持续傻傻站了好几个月,内心慢慢的没有那么多的杂念,而且觉得自己很喜欢地下讲堂这个地方,看着大殿上的那尊白玉释迦摩尼佛,会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让我内心平静。菩萨目光悲悯,我又何须如此着急为了找回自我价值,对找到工作如此的执着,原先的单位给了充足的补偿金,休息一段时间也是人生中不可多得的另外一种风景。有一天有个坐在我站立岗位边上的老菩萨对我说,特别喜欢看我笑,觉得特别的亲切。那时候我才察觉自己已经潜移默化的有了改变,笑容又回到了我的脸上,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常常听人说,爱笑的人运气不会差,果然很快我就找到了新工作。除了在礼仪组,后续我又陆续学习了迎请组、花灯组、法宝结缘组,我想要成为一个螺丝钉,哪个义工岗位缺人都能顶一阵的那种。

  上周单位组织旅游去了厦门的南普陀寺,这个寺庙给我的感觉很不错,义工很多,热情有序,作为游客的我在一个岗位发现有个穿绿马甲的师兄在微闭着眼睛睡觉,突然想到自己有时候在义工岗位结束后听师父讲法时,一周没见面的义工师兄坐在一起有时候也会小声,悄悄的聊两句,如果边上来参加皈依共修的师兄看见了,影响太不好了,真是很对不起我身上穿的绿马甲。常常检讨自身的不足,随喜他人的功德,愿在2018能遇见更美好的自己!感恩各位师兄的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