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究竟要走哪条路?轮回,还是解脱?”这个问题想了许久,一直到自己确定,我要解脱。

  我看不到轮回,所以一直以来,自己似乎也不怕轮回,可能这就是无知者无畏吧!

  可是这段时间,却让我那么清楚地感受到了轮回的苦——现世的轮回。

  “轮回”,我最想的是脱离自己不断轮回的凡夫心理;解脱,我想要获得佛菩萨的智慧和慈悲,获得真正地自在、慈悲。

  修学一年多了,一直到昨天才确定。为什么?是以前没有吗?不是!以前总是喊着,我想要没有烦恼,我想要自在,可是这样的“想要”更偏向于一种口号,我不断地跟自己说,你要这样去做,可是内心深处,我依然还残存有“这样也挺好的”的心理。我没有那么深切地看到自己一直在“轮回”什么,或者更确切地说,那种“轮回”,没让我感觉到那么痛!也正是“重病患者”的心态,根本生不起来的原因。以往我只知道自己有病,需要医治,可是总觉得自己是属于感冒之类的,不吃药也没事。甚至病久了,好像都习惯了。还记得刚觉察到自己的“病”的时候,还一个劲埋怨,“不学会不会就好一些,那样麻木着也挺好的,不也活着嘛!”,可是不学,一回到现实,根本不行。不得已,还要吃药。吃了点,好了点,立马自己又忘记了。

  “重病”,我始终没有升起来。一直到周六一天结束!

  周六的一天:上午导读员前行会,下午读书会义工,晚上班委路径支持组共修,自己还需要总结当期法义,寻求路径支持组内每个岗位职责定位细则,另外还有世间的工作,按照我常理的时间安排,这一切根本就没有办法完成,而且晚上的两件事情也有很大的冲突,根本保证不了效果。

  一天开始,心是紧张的,因为感觉事情特别多,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完成,完成的会怎么样。我把心放在了“结果”上,“忐忑、紧绷、忙碌“,各种心理状态开始浮现。而这样的状态,也正是我这两个周,或者说很久以来自己的状态,只是这”两周“开始集体爆发,显现地特别明显而已!

  做完定课,心逐渐安定一些,我提醒自己“记得把做事当成修行”,若是修行,我首先需要做什么?需要放下对于结果的设定,安住在当下,安住在自己现在要做的事情中!

  去坐车、参加导读员前行会,迟到了,我提醒自己安住,回到当下,而不是迟到的悔恨中!听分享、交流的过程中,我提醒自己真诚的面对自己,观照自己的心形,没有“好、不好”的分别。

  期间,工作的微信不停闪动,扫了一眼,30多条信息,还@我。我发现烦恼心升起,我又在“轮回”的轨道上了,觉察到以后,感觉自己有点好笑。这才多大点事儿,就让你的激动神经触发了。肯定不是什么着急的事儿,等会再回复也是可以的,如果实在着急,会给我打电话的,没事。

  中午赶去光华素心参加读书会,和师兄们一起打车过去,因为修路饶了很久,坐在车里的我,开始有些晕车、难受、想吐酸水,我提醒自己休息,观注此刻的感受,觉察到不舒服的原因还有一个“着急”,怕来不及吃中午饭怎么办,早饭本来就没吃,本来就容易低血糖,这样肯定不行……

  一系列负面画面开始呈现,我提醒自己“我现在在什么轨道上?我的设定是一定吗?准确吗?”答案显而易见。当下我究竟在做什么?“我在车里,司机开车很安稳,我坐在前面,可以直接看到前方的车辆,视野开阔一些,相对来说舒服一些。可以直接看到蓝天、白云,今天的天气很好。明媚的阳光照的眼睛有些睁不开,那就索性微闭双眼,休息一下,心中默念三皈依。满满地,感觉没那么晕,也没那么难受了。”心态“的调整真的很重要!

  顺利到达光华素心,还有时间,找个面馆吃饭。等待饭的过程中,把岗位职责的想法画出来,然后给慧亮师兄电话求助、沟通。大约20分钟,自己心里清楚了,也得到了进一步的确认,先做起来。放下电话,吃饭、接着读书会。

  读书会效果很好,来的朋友都久久不愿离开,还在一起讨论。等全部结束,整理完现场,将近6点了。我发觉自己烦恼心又开始升起,怎么办,7点没法到家,没法播放仪轨,录音的师兄也没法到家正常录音,自己法义也都没准备好,怎么主持总结法义啊,好像问题很多。

  停下来,我问自己”我现在可以做点什么?“,现在群里寻求帮助,很快觉昭师兄那边可以。心开始安住下来一些。

  去骑自行车到地铁站,我嘴里下意识地还说着“怎么办,法义还没总结,肯定搞不好了”。观娜师兄提醒我“别给自己那么多设定”。是的,我又给自己设定了!“安心骑车吧,事情的结果交给三宝,我只负责因上努力”,心慢慢安稳下来,感受到路边的风、道路上的车,还有一路的灯光、行走的人群。

  回到家的共修,虽然没有按照预期的去做,可是却完成了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大家一起讨论,在做事过程中,我们究竟遇到了什么,想要寻求什么帮助、支持。疑惑的探讨,在沟通过程中,逐渐清晰。8点左右,本次讨论结束、回向,集体共修暂定。

  接着,我开始了今天的工作……一直到10点半左右,工作的事情解决,然后开始自修,做导图,一直到11点半,仍然感觉不累,睡下来,脑海中不时地浮现本期法义的导图内容。

  以往接受的文化:要努力,成为别人家的孩子,结果很重要!所以,我总是不停地追逐、不停地忙碌,事情总是很多,我好像永远都在被事情追着走,心无法停下来。有时候我经常问自己,这种“忙”到底有什么意义?经常会感觉到“累”,这种累不是体力上做了多少事情,而是“心累”。我总是想要赶超、想要更好的结果,而“求不得”的显现,又让我自责,“追逐”,让自己越来越累,“忙”也是“心亡”!这样的轮回,我不停地上演着,小时候要考好高中、然后好大学、找好工作,要成为别人家的孩子。我的心不断地给自己画圈圈,画一个又一个的目标,一个又一个虚幻的大泡泡。这条轮回的路,我已经走了很久、很久,久到自己根本就已经不记得自己走了多久,都应形成了坚固的串戏,甚至误认为这就是正常的人生。“患病”而不自知,还自己以为自己“没病”,甚至只是小病!

  人与动物究竟有何不同?不过是动物想要充足的食物,而人想要更好的物欲满足。这一切,除了东西不一样,核心本质根本无异!这样的“努力”,让我很累,“重病患者”的生活真的很苦。而带着觉察,走在解脱路上,不执着于结果,放下“设定”,却很轻松。这种轻松不是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承担,而是让我可以做更多,但是却不执着。我想要这样的生活,这样的轻松、自在,也是我所向往的。

  而佛法的智慧文化:因上努力、果上随缘,一切都是因缘和合的产物,而不是单一条件所能决定的。让我能够安住在每一个当下,去努力做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放下对于结果的强求。事情,似乎就在自然而然的过程中行进,一切,也没耽误什么。没有了烦恼,收获了自在。

  生命的状态,有两条路,两条截然不同的路,我到底要往哪里走?周日的一天,我都在问自己这个问题。“轮回”痛不痛?难受不难受?真的难受,这两个周自己一直“忙、心累”,而且有时候事情还做不完,还会因为内心的恐惧、怕做不好而拖延。这病,真的得治!而佛法,真的能治!我要往哪里走?往“成佛”路上走,因为那条路才能真正地自在、舒服,我要成为佛菩萨那样的人:智慧、慈悲。

  佛法典籍浩瀚、宗派林立,我要走哪条路?以免走偏,我要如何去走?

  对照观童师兄的变化,修学《道次第》一年多,从开始压力指数爆表,到现在面对无常的变化也能够坦然应对,不起烦恼。(而我就常常在一旁抓耳挠腮),他这样的变化,不也正说明了道次第、三级修学的殊胜嘛!

  那我就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就可以了。

  细细思维下来,真的必须要按照闻法规则去做,不然佛法只会变成凡夫心的增上缘,而无益于走上菩提道。

  未来的路上,我可能还会遇到反复,但是还有师兄们、有模式、有方法、有道次第,对自己温柔一些、坚定一些,慢慢走来快快到,别着急!相信佛法的智慧,也相信自己。

  (升同修班后,第一次写心得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