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导师

  

  这次的三篇法义合起来,相当于师父的一份履历,从出家、修学到弘法的人生脚步,以及师父对当今教界、寺院和僧侣的种种想法和看法。

  

  这里允许我跑个题。

  

  这几天我在看梁注庄子人世间。庄子人世间里讲了一个故事,说有一次颜回去向孔子辞行,孔子问颜回去哪儿,颜回说,他准备去卫国,因为他听说卫国的国君年轻气盛、专横独断,处理国家大事很轻率,无所顾忌,想砍谁就砍谁,老百姓死了很多人,老百姓已无处可逃了。

  

  颜回说,老师曾说过,有道的国家,你可以离开他,因为它不那么需要你,而无道的国家,你要去帮助它,正如医生门前病人多。这句话换一个更文艺更煽情的讲法可以这么说:倘若天下安乐,我等愿渔樵耕读,江湖浪迹;倘若盛世将倾,深渊在侧,我辈当万死以赴。是不是听上去有点热血,还有点浪漫。立刻可以拍案而起的感觉?

  

  但是孔子的反应是叹了口气,他对颜回的未来有点不安。他说,只怕你到了卫国之后会遭遇不测。要知道,大道是不应该交错杂乱的,在混乱的局势里,人多嘴杂,就会多事,多事之后,就会产生烦扰,烦扰又会产生忧患,忧患多了,你也自身难保了(夫道不欲杂,杂则多,多则扰,扰则忧,忧而不救。)

  

  在这里,孔子不像是论语里那个充满理想的圣人,而是像一个睿智的老人那样,对人性有着异于常人的理解和洞察,对颜回,有一种父亲一样的关怀和担心:你应该要保护好自己,如果你是一个身体很强壮的人,那你去保护别人,不容易受到伤害;但如果你本身就是易感体质,不够强壮,那你人没帮到,自己先被感染了。。。有句话大家大概都听过: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也是孔子说的 – 防祸于先而不致于后伤情。知而慎行,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焉可等闲视之。

  

  这句话穿越千年而不坏,想想我们自己,也曾经充满抱负准备在生活中职场上或者一展宏图,或者力挽狂澜,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轻狂。然而我们又很快会学会了另外一个词 – 明哲保身,或者独善其身。

  

  上周末的时候,师父有一个直播 – 信仰与人生。再次讲到了人生、道德与信仰建设的关系。

  

  在当下这个社会,有毒奶粉、苏丹红、注水肉、假鸡蛋,有杭州保姆纵火案,日本江歌遇害案,也有让老人倒地年轻人不敢伸手扶的彭宇案,北京和颐酒店半夜闯门案。。。以至于我听到过一个故事,说有一次街上有位老人跌倒,满街的中国人无一人敢上前,结果是一个老外伸手。空前的信任危机道德危机。

  

  有时候朋友在一起闲聊,我们也会感叹一下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现在的人没有道德没有底线,末法时代。。。等等等等。然而我们又是礼仪之邦,文化古国,孔孟之乡。很难理解。。。

  

  所以连习主席都在强调信仰建设。无论信什么,信一个主义还是信一种宗教,似乎还是要信一个的。

  

  师父在直播里说,有某权威组织曾在全世界范围做过一个调查,无宗教信仰的在全世界大概有11亿人。想想大概大部分在中国吧。现代人总有各种现实问题,工作啊、生活啊、事业啊、家庭啊、感情啊,人际关系啊,然而,总有那么个间隙偶尔会抬头仰望一下天空,问一问自己除了现实问题以外是不是还会有一些永恒的困惑,在无限的宇宙里审视一下当下的生命。。。

  

  对于中国人,儒家文化是我们的传统,是刻进我们骨头里的东西,是我们中国人的集体潜意识,他讲做人的道理以及处世的原则。

  

  孔子对颜回说,你知道道德之所以衰落,而智巧之所以产生的原因?道德的衰落,是因为大家开始追求有名,刷存在感;智巧的产生,则在于争夺和竞争。对出名的渴望,导致人们彼此之间互相倾轧,相互比较。。。一个人德性纯厚、信誉可靠,未必能够被别人所了解,一个人虽然不追求名声,但未必能够得到别人认同。所以孔子深深知道,忠厚善良是需要建立在对人世间有着深刻理解的基础上才可以做到的。而明哲保身才能不被这个交错杂乱的世界碰到头破血流吧。

  

  然而普贤菩萨行愿品里却说,如是虚空界尽,众生界尽,众生业尽,众生烦恼尽,我此愿望乃尽,而虚空界乃至烦恼不可尽故,我此愿望无有穷尽,念念相续无有间断,身语意业,无有疲厌。。。

  

  众生要不要,菩萨都愿意给,是为慈悲,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佛度有缘人。

  

  所以才有菩提书院,有三级修学,有一位导师和一群伙伴。有机会一起仰望天空。

  

  感恩师父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