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讲心得——出海

  

  我有点神经质地怀疑,自己上一辈子是不是溺水而死的。前几天出海去大堡礁体验深潜,我全副武装坐在船边等待跳下海的指令下达。起伏的海面将船左右摇晃着,沉重的氧气瓶把我压得东倒西歪。我死死地咬住氧气嘴,用力地练习用嘴巴呼吸,对海底的恐惧袭满了整个身心。这时,我想到了死亡。

  

  生活总是不停地带给我思考的课题,这一个多月的课题恰好是关于死亡。我看过一个讲述濒死体验的视频,也与有过溺水濒死体验的善凌师兄交流过心得,最近也一直在听喜马拉雅的《西藏生死书》。真的,我连在去跳伞、去跳水、去潜水的往返大巴车上都在听。冥冥中感觉,我来凯恩斯这一趟所体验的不是旅游项目,而是一场场直面死亡的实践课。我大概知道了死亡并不是那么可怕,我也等于了解了一些如何经历死亡过程的攻略。我以为我已经接受了生而必死毋庸恐惧的事实,然而当我脚搭在船沿再度观想这一切,当我清楚地看见我内心的恐惧和慌乱,我知道了:我知道的太微不足道,我从来都没有为那一刻的到来做任何准备。即使我知道海底的珊瑚很美,那是鱼儿的天堂,即使我看到许多船员自在畅游海底然后又安然地浮上海面,即使我看到身旁同样整装待发的人在旁若无事地调节着自己的水下相机,这些都未能令我的恐惧减少分毫。鬼使神差地,即使这样,我还是跟着别人跳了下去。我笨拙地抓住直入海底的绳子,不敢放手像其他人一样四处飘游。教练大概看不下去了,游过来挎住我的手臂,带着我绕着海底的珊瑚游转起来,直到我看够了也受够了,做了上船的手势。倏尔一下,我漂到了海面,再度登船。

  

  我很幸运,我现在还活着。不仅上了船,还登了岸,最后安稳着陆。只是,出海那一天的经历依旧不堪回首。胃里翻江倒海地恶心,脑袋晕得昏天黑地,紧张、焦虑、不安等等情绪充斥着全程,只在偶尔的几个瞬间隔着水汽弥漫的泳镜瞥见漂亮的珊瑚和鱼类,觉得很美。

  

  这个过程,生动地给我诠释了轮回与解脱的涵义。现在的我就像在有海之上沉浮,只不过幸运一些,有一条佛法的大船得以攀缘,有着似乎无限的空气得以呼吸。船上有经验丰富的船工,有自助餐和饮料,有一应俱全的救生工具。船上也有很多游客,互称师兄。我们有人带了去往下一站的行李来,有人只带了泳衣和浴巾来;有人会游泳,有人不会;有人愿意多花钱多潜一次海,也有的人只是来观光的,根本没有下水。而这一场体验也好,尘世的轮回也罢,给我的体验最大的是跳海的恐惧,最多的是时间越久越难堪忍的晕船,快乐当然也有,只是短暂得似乎只有刹那。好在置身海底的最后,我终于还是觉得够了,我要登船,我忍不住地呕吐脏物,我急不可待地想要上岸。我说我再也不想潜入那看起来五彩缤纷的大海了,除非哪一天我学会了游泳,能够平静地、喜悦地面对它。

  

  “无出离心无熄灭,希求有海乐方法,由欲有乐缚众生,故先寻求出离心。”现在的我隐约觉得,自己的出离心在渐渐生长起来,不止是要出离当下的烦恼,也是要出离无明的六道轮回。当我旅行在路上,我发现这世界上绝美的风景太多,我一生一世必定看不完,就算看的再多,佛说下个轮回即忘个干净,想看还要再重新奔波来过。所以今天我决定不跟朋友继续自驾去之前标记的地方打卡了,我想停下来跟这个城市安静地呆一天,补上上一期缺课的法义。我宽慰自己说:这过去的二十多年,这过去旅居澳洲的一年,尤其是这慢慢转向觉照内在风景的半年,没有任何经历的快乐能如我触碰到自性三宝时那般感动和喜悦。

  

  今天老家婶子又问起我,找到爱人了没有。我回答说“并没有那么如意的”。并跟她解释,我还是期待遇见那么一个人的,只是问题在于我,看不清楚自己,也就不知道什么样的才算如我之意。她说,看清自己也需要时间,她也是到了现在这个年龄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但是现实已经无力改变了,眨眼人生已过大半。我说,多数人都是这样,而我已尝试过了,所以在没有看清楚想明白自己之前宁愿先不要了。若处于无明幽谷,无论生死还是感情,我都没有勇气面对,也不愿挥霍这暇满人身鲁莽随便地跳下深海,将自己置身危险和烦恼。

  

  心得写到这里,我忽然明了:解脱,是现在的我最想要的。

  

  我还会继续我的旅行,因为旅行路上的经历像一面镜子总能映照到我内在的风景。我也愿意小心地接纳一人以生命陪伴生命,因为我也曾体验过,志同道合的亲密旅伴之于一趟旅程的殊胜。修行可以不妨碍我继续以生动的形式体验人生,只是心境不同,所走的每一步都开始有了目标和方向。我这一介路痴呵,终于在茫茫有海之上,瞥见了一抹北斗七星的光。

  

  观虹 10/11/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