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单元的学习中,首先感到多闻的力量,一种强大的被法包围的感觉,之后的体会也是这种力量的延伸。

  说实话是,好久没有体会需要花这么多时间来学一句话的感觉,一开始也有些犹豫,这么反复地背一句话,背了忘,忘了看,再忘再背,值得吗,重点不是观修吗?

  但背了一段时间,我的疑虑顿消了,我深刻体会到师父在视频中的那句话“任何法义,必须通过反复熏习才能产生力量”而且我通过实践发现,在熏习的当下,就可以产生很奇妙的清静和法喜

  “若器口下覆,或器虽仰而内不洁,或内虽洁而下有罅,纵天降雨,必不能受”

  当我完全沉浸在背诵的过程中,整个世界清净了,自己也仿佛就变成一只杯子,家里的事,工作的事,昨天的事,明天的事,都不见了。 我们同喜班有课,说“生命痛苦产生的真正根源来自我们的心念,来自于心中充满的种种妄想”我发现我每天生活中的所有缝隙,全都交给了妄想,孩子的、妻子的、房子的、工作的、钱的各种妄想相互冲撞,每天的精力就在这些妄想的冲撞中白白消耗了,后来又把学佛加进来,听视频、做提纲、但接着打妄想,直到把自己折磨得筋疲力尽。

  我还记得以前的法义说,妄想是痛苦产生的根源,在根本上断除痛苦,就要从息灭妄想着手。

   说念佛可以息灭妄想,还有止观、参话头什么的。这次我发现,背法义也可以息灭妄想,那真是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各种思想再也不需要相互冲撞白白消耗能量,最明显的一个体会是精神变好了,以前早上5点起,白天会昏沉犯困,最近很少了,我一开始还很担心,觉得背书的话用脑量是增加了,精力应该更不够了?在背的过程中才体会,消耗精力的其实是妄想,它将精力分散,白白消耗掉。第2情绪平稳了,没有大嗔大喜那种坐过山车似的,我的体会是因为频道切换了,电视剧频道演的再热闹,但我在中央台这个频道上,对我影响都不大

  从而就升起了一种意乐,觉得这种状态挺开心,而且是一种可持续、愿意更长更久呆在里面的开心。这种意乐渐渐成为了我修学中很重要的一个动力,就愿意看法义,觉得在这种状态中很舒服

  一天不在里面,反而不舒服,国庆节出去玩了两天,那吃喝玩乐,真是玩得心发慌,我后来自己都笑自己,怎么变成这样了。我想这也是一种病者,就是不吃这口我就不自在,我就难受,这是不是病者?我想这也是病者,离不开这药

  这种感觉引领我对“于己作病者想”作了全新的观想,而且这次不仅仅是观想,在这种感觉对观念的修正中,如师父所说,它其实是一种真实

  在学依六种想时,那时我是从负面来观想的,想自己的苦,贪嗔痴引起的过患,虽然产生了一些危机意识,但其实内心是抗拒的,是强按牛头喝水,没有主动的动力,要很用力,这种对佛法,对法师的渴求之心也升起的很有限。因为凡夫心还是凭感觉来的

  但在多闻的意乐感觉中,我渐渐发现,好像“病者想”也可以有一种正面的思考,就是我安住于法义的那一瞬间是自在的,是康复的,而一旦离开了法义,我又病了,我又不开心了,我又难受了,所以我一定要按时按量吃药!以前是为了断除病苦而吃,现在更有一种安乐的感觉在前引导,这个药好像包了一层糖衣,不仅治病断苦,吃起来还很开心。并不是良药一定苦口,那是古代,现代都有糖衣了,可以让小朋友们吃得很欢喜

  那这糖衣是谁包的?就是我们济群法师,对佛法作的现代化。我们看依六种想中的原文啊“譬彼恶癞断手足,仅服少药有何益”他给的比喻是“断手残足”看了确实有点发怵的,这药本身就很苦。我想起小时候,本身生病就很难受了,再给我吃苦药,我更难受。所以我不吃,大人只能强迫我吃,一定要吃啊,吃了才能好,是非常抵触的,那感觉就是我读原文,譬彼恶癞断手足,的感觉,内心的第一反映是逃避的

  但是我们济群导师对依六种想作了翻译,做了现代化,在18字方针,8步骤中没提一个病字,导师说什么,说真诚,这是一个糖衣啊,如果有人说我:“你就是一个骗子!”我第一时间就是抗拒的,我怎么骗你了,我也是为你好。如果对方说:“你应该更真诚一点”我会开始检讨自己,好吧我是有所隐瞒。同样都是要达到治疗的目的,我觉得有糖衣的药我就更愿意吃

  可能对于道心坚定的师兄,可能更喜欢猛药,但是对于我这样的人,所谓的现代人,以前有本书称为垮掉的一代,没承担,怕吃苦,我发现导师真是太了解我的根器,真的就是对机说教。药苦我不愿吃啊,不愿吃在修学上表现为什么,就是没兴趣,没意乐,打瞌睡,打妄想什么都来的,自己都不由自主要回避这药,那导师怎么办呢?为了让我能听进这法,就在外面裹上了一层糖衣,让我安心吃下。从接触本论原文开始,把这药丸剖开,才发现,里面全是苦药,才开始理解导师的良苦用心

  真诚认真老实、理解接受运用、观念心态品质,这些不光光是糖啊,这些糖衣的里面就是依六种想,就是除三种过,这些法的源头是释迦牟尼佛,经历代大德传承下来,再由济群导师对我作现代化的讲解,这些猛药,如果没有导师我吃得下吗?我根本吃不下啊,而我现在却能吃得这么安心,这么欢喜,深深升起对这套教法及对导师的依止之心

  所以现在无论是甜是苦,我都愿意一并服下,作一支向上、清净无漏的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