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极还是积极 视频的文字稿

  从今天下午开始,我们的静修营正式进入主题讲座阶段,从五大要素的修学来说,主题讲座主要是帮助我们树立一种正见,所谓正见,就是对人生的正确的认识,对生命的正确的认识,对世界的正确的认识,那么,我们如何才能够建立对世界的认识呢,我想在这里面有一个前提,这个前提就是我们需要对佛教没有误解,我们愿意去接受佛法,长时间以来,因为种种原因,包括,当然这里面有社会的因素,也有我们教育的因素,使得很多人对佛教有很多的误解,这个误解呢,比如说,有的人会觉得佛教是消极的、悲观的,或者说,认为佛教是出世的,也有的人认为,佛教不太关心现实人生,它更重视死亡,也有人认为学佛的人是无情的,亲情友情爱情、什么情都不要,学佛的人是无情的,等等,因为这种种误解影响到我们对佛教的认识,差不多十年前,我就做个一个系列讲座,讲座的题目就是《佛教徒的人生态度》,主要是针对当前社会对佛教存在的误解,提供一种正确的认识,这个系列的讲座,包括佛教是消极还是积极,佛教是悲观还是乐观,佛教是禁欲还是纵欲,佛教是重生还是重死,佛教是多情还是无情,等等大体一共列了有七八个问题,我想这个问题很有现实意义,所以过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我有把这个题目再次找出来,重新做了一些深入的思考,这次静营期间,我就把它提出了和大家分享,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首先我要跟大家分享的第一个题目是消极还是积极。

  消极和积极代表着我们对人生对世界的一种认识,也包含着我们对人生对世界的一种态度,当我们说到消极时,我们会和厌世两个字联系在一起,消极这两个字其实它本身应该是属于一个中性词,在古文里,其实它无所谓褒贬,但是,如果把消极和厌世这两个字联系在一起时,消极就好变成一个贬义词,消极和积极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首先我们讲佛教徒是消极还是积极,我们先要了解一下什么是消极,消极,简单的说,我们说一个人消极多半是指,不努力,不进取,不作为,你的行为在这一件事情上停止了,不往前走,这是一种消极的表现,与消极相对的来说就是积极进取,有为,努力,这就是一种积极的表现,我们刚才讲过消极和积极隐含着我们对世界的一种看法,也代表着我们对某一件事情的态度,如果就这个词的本身来说,消极、积极是无所谓褒贬的,但是跟具体的事情联系到一起的时候,就会有褒贬的问题,比如说我们对积极的、正向的有价值的事情,我们不去努力地去追求,不积极地去进取,那么这种消极,就是一种负面的表现,反过来说我们对于正向的有价值的事情,我们愿意努力地去进取,那就是积极的表现,那关键问题在哪里呢,关键问题在于什么是正向的,什么是有意义的事情,这里面就牵涉到一个价值观的问题,价值观不一样,评判的标准就是不一样的,比如说,我们讲儒家思想比较讲究有为,道家的思想是比较无为,过去相当一段时间我们觉得儒家是很积极的,甚至我们觉得道家的无为是消极的,但是道家的无为就是消极的吗?我们今天社会最大的问题就是太有为,整个社会都在追求经济的发展,恨不得把我们五千年文明,以及地球上所以的资源都变成物质财富,在这种情况下,所有的这些努力,所有的这些追求,我觉得今天的人确实是非常的有为,这个有为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呢,在我们贫穷的时代,我们觉得这个有为是非常的好,但是随着生态环境的恶化,随着我们人的内心的污染越来越严重,所以我们也似乎慢慢意识到,这个有为也并不是一件好事,所以对消极与积极,它的褒和贬是与具体的事件是有关系的,也就是说我们不同的世界观,价值观的人,对消极和积极的褒贬会做出不同的评判。

  这个消极和积极的产生,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消极和积极的态度的产生有什么原因呢?我想现实人们消极和积极的产生有几个因素,首先和悲观和乐观是有关系的,所谓悲观,简单的说就是看不到人生的意义,看不到人生的希望,或者说看到这个世界,觉得没有意义,人生也找不到希望,人不知道为什么活着,这样的人对世界会产生一种消极认识,这样的一种悲观,事实上,这种认识,其实他是对人生有个深层的思考,他看到现实人生,他能够看到财富、地位、名利,他能够看到这些东西的虚幻,同时也能够看到生命的短暂,所以就会引发他的一种悲观的情绪,还有一种情况呢,就是会产生乐观,乐观通常就是把这个世界看得很真实,在这样的一个认识的基础上,如果他的人生又是处处顺利,这种人就会比较产生乐观,我们刚才讲的两种认识,一种是把人生看得很虚无,还有一种就是把人生看得很真实、实在,这在佛教里是被批评的两种思想,在佛教的论典里面经常会出现的一种叫做断见,一种叫做常见,断见就是把人生看的虚无,常见就是把人生看的非常实在、永恒,以为一切都是可以天长地久的,那么根据这两种错误的观念,就会产生悲观和乐观的认识,建立起一种消极的人生和积极的人生,消极,甚至会消极厌世,这个时候就会真正的出现消极,消极了之后对这个时间,因为找不到意义,所以觉得活得没意思,甚至有的人他会活不下去,那么至于那些乐观的人,他会把人生看得很真实,他会很积极的去追求,名、利、地位、感情,会积极地去追求和进取。我们讲这种积极和消极是和悲观和乐观是有关系的。

  第二种情况呢,跟我们人生的经历有关系,有的人在他成长的过程中,事事都不顺利,处处碰壁,那么这种人会在看问题的时候偏负面,其实我们知道任何事情都有两个方面,有的人可能会偏负面,有的人可能会偏正面,积极。一个人在他成长的过程中,如果事事不顺,所以他看问题就会偏负面,这种人看问题就会比较消极,也有的人在他的人生中一路都很顺利,所以他看问题就会偏于积极正向,这样的消极和积极的态度,跟人生的经历是有关系的,但是人的这种消极和积极也是没有一定的,当你的人生事事顺利的时候你会很积极,但过一段时间,事事不顺利,你又变得消极了,也有的人事事不顺利的时候他很消极,当人生很顺利的时候他有变得积极了,事实上它是属于一种比较肤浅的它是来自于个人的一种经验,一种经历,我们的经历、经验总是随着我们在这个时间的生活是变化不定的,所以我们人生的消极和积极往往也会变得变化不定。

  我们了解到社会上的人,产生消极和积极的原因,我们再来看一看佛教,很多人认为佛教是消极的,为什么会形成这样一种看法呢?我想这种看法的形成大体有几个方面的原因,首先是从出家的制度引起的,就是出家人他要放弃这种世俗的生活,出家有出世的味道,放弃对世间上的这种感情的追求,财富的追求,地位的追求,出家就是放弃对世俗的占有,追求和执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很容易给人产生一种消极的感觉,因为积极,从世俗人的标准来看,所谓积极的人生就是要积极地追求感情,积极地追求财富,积极地追求地位,但是现在出家人要放弃这一切,在这些事情上不在追求,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说,世间人认为出家是消极的,从时间的标准来看对不对呢,我想也是对的。

  其次,从生活的方式上引起误解,生活方式,吃喝玩乐,尤其我们今天这个社会,整个社会都在不断地鼓动消费,要去积极地追求享受,积极地追求吃的要吃好,穿的要穿各种各样的衣服,各种各样的名牌,积极的去追求的住,追求奢华的房子、车子、生活用品,积极地去追求和享受这种世俗生活,但是学佛,尤其是出家人,追求的是一种简单的生活,朴素的生活,甚至是素食、独身,所以从生活方式上也很容易给世间上的人造成一种消极的感觉,那从世俗的标准来看对不对呢,我觉得也是对的。

  第三是从为人处世的态度引起的误解,我们现在这个世界,尤其我们接受了达尔文的理论,优胜劣汰、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整个社会就处在一种不断的占有、攀比、竞争,从竞争到斗争。出家人不与这个世间争,尤其在佛教的修行里边,其中有一个法门叫做忍辱,忍辱和我们世间上的理解的也不一样,忍辱是一种强大的心理力量,忍事实上它是一种接纳能力,你要学会去接纳现实生活中的好的,不好的,接纳了之后,我们需要作出一种智慧的选择,我们在和这个世界相差的过程中,一般的人我们会有我执,当我们有强烈的自我,有很强烈的我执的时候,我们很容易跟这个世界制造对立,每个人都会以自我为中心去生活,所以这个世界就会充满各种各样的冲突,家庭和家庭的冲突,个人和个人的冲突,社会和社会的冲突,佛教讲究修忍辱,忍就是不对立、接纳,不对立、接纳并不是说不解决问题,当你接纳的时候,在你不对立的情况下,你才能够更智慧地、更心平气和地去解决问题,因为忍,这样的一种不竞争、不斗争的处世的方式也很容易引起社会大众对佛教产生一种消极的印象,因为你不积极地去竞争,因为你不积极地去斗争,所以是消极的,对不对呢,也还是对的,所以我们世俗上的人认为佛教是消极的这样的一种看法其实不是没有道理的。那么问题在哪里呢,错就错在他们的标准有问题,就是结论是对的,标准是错的,所以这个结论自然也是错的,想都不用想。

  那应该怎么样正确地来了解佛教到底是积极还是消极的呢,首先我们说到消极其实是没有作为,是厌世,这是消极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但是学佛的人是不是厌世没有作为呢,其实不是的,真正的学佛的人他是非常的有作为,因为他有着更高的一种人生的追求,现在的人因为缺少精神追求,他就会把物质的追求当做是人生的一切,当他把物质的追求当做人生的一切的话,那么物质利益的最大化,以及如何才能够不择手段地去追求物质利益,就会成为很多人的人生目标和一切,可是当我们有了精神追求,我们认识到一个人有良好的心态,高尚的人格,一个人高尚的生命品质,对于我们每一个生命是多么重要的时候,我们对物质的这样的一份执着和追求自然也会看淡,物质世界的变化对我们自然也就不会造成很大的伤害,我们对物质的追求也就不再会百分之百的积极了,因为我们有了精神追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佛教所建立的就是这样的一种精神追求,首先佛教徒是有目标的,像儒家讲究要立志,佛教讲发愿,就是愿力,我们看每一个菩萨为什么能够成为伟大的佛陀,因为他们在因地修行的时候都发了非常崇高的愿望,比如阿弥陀佛有四十八愿,药师琉璃光如来有十二大愿,地藏王菩萨,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当然我们平常大家都很熟悉的四弘誓愿,我们平常受皈依、受戒的时候都会念的四弘誓愿,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具备这样的四种愿望的人能不能说他是消极的呀,这个愿望实在是太大了,要把无边的众生从迷惑引向觉醒,无边的烦恼都要断除,不仅仅要断除自己生命内在的烦恼,还要帮助一切众生断除烦恼,在学习上,法门无量誓愿学,在大乘佛教讲究要从五明处学,印度人将世间的学问归纳为五种,有关因明、声明、内明等等,你要成为一个菩萨,要利益一切众生,你什么都要学,当然要先从三级修学开始,要什么都要学,学了之后才能够更好地去帮助众生,所以观音菩萨是普门无尽、大悲周遍,普门无尽,千百亿化身学习各种各样的法门,帮助一切众生。最终还要,佛道无上誓愿成,还要成就无上佛道,以十方三世诸佛为榜样,要成就无上菩提,无上觉醒,无上的慈悲,无上的智慧,作为我们生命追求的目标,每一个佛教徒,要成为一个合格的佛教徒,成为一个大乘的佛教徒,都要具备这四种弘愿,然后在尽未来际的生命中,遵循这四种宏愿不懈的努力,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实在是没有理由说佛教是消极的。

  其次,我们知道作为一个学佛的人,我们要积极地去研究经教,佛教的经论,通过在研究经教的过程中,我们才能够开启人生的智慧,了悟人生的真相,所以我们学佛法人,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承担着一个重要的使命,那就是文化的传承,我们学习佛法,我们要追求觉醒,追求解脱,我们要解决人生的困惑,可是,是不是说就我们这些人有这些问题呢,就我们这些人有困惑,别就没有困惑吗?就我们这些人需要觉醒,别人不需要觉醒吗?就我们这些人需要断除烦恼,别人不需要断除烦恼吗?其实我发现普天之下,芸芸众生,每一个众生,都有困惑,都有烦恼,这个困惑,也就是我们经常讲的生命永恒的困惑,比如说,我是谁,生从何来,死亡何去?人为什么活着?这叫做生命的永恒的困惑,每一个生命都有这些困惑,如果我们不接受一种智慧的文化,我们是没有能力去解决这些困惑的,西方的哲学,包括我们中国古代的哲学,要把这些问题讲清楚都是不容易的,我们每一个生命,我们需要精神追求,我们需要完善我们的生命品质,这离不开对心性的认识,对生命自身的认识,就是认识你自己,如何才能认识你自己,这需要有一种智慧的文化,我们每一个生命都会有很多的烦恼,我们很多人都会深陷在烦恼的泥潭中,现在这个社会最大的问题是,这个时代的人物质生活虽然丰富,但是内心的困惑和烦恼特别多,如何才能走出烦恼的泥潭,这是需要有智慧的,所以我们无论是基于自身的需要出发还是基于这个芸芸众生的需要出发,我们都需要去传承一种觉醒的文化,一种智慧的文化,我们只有传承这样的一种智慧的文化,我们才能够完成自觉觉他、自利利他。我们需要向古圣先贤,有很多高僧大德,为法忘躯,从印度到中国来传法,像玄奘、法显他们到印度去求法,九死一生,像鉴真,六次东渡到日本,两眼失明,为了传播佛法的智慧,他们这样的一种精神,为了传播真理,为了人类能够走出迷惑的泥潭,走向生命的觉醒,他们是消极吗?简直真是再积极不过了。

  那么另外呢,作为一个佛教徒,他认识到自己的人生的目标之后,他还需要努力的去修行,因为通过佛法的学习,他深刻的意识到生命内在有无尽的烦恼和迷惑,这些迷惑和烦恼如果不断除的话将会让我们饱受无尽轮回的痛苦,其实每一个生命痛苦的根源究竟在哪里,根源就是在我们的内心,就是我们内心的迷惑和烦恼,所以学佛的过程就是一个如何去平复自己内心的迷惑和烦恼的过程,解脱道的修行里面就会有要持戒、要修定、要开智慧,就是戒定慧的修行,在菩萨道的修行里面呢,你要做好一个菩萨,你的修行就会有六个项目,就有六度,包含着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每一个项目都要努力地去修行,在努力修行的过程中,才能一方面完成我们生命内在的迷惑和烦恼的降服,另外一方面就是帮助我们开显我们生命内在正向的力量,因为每一个生命都有两个层面,一个是迷惑的层面,一个是觉醒的层面,迷惑的层面就会制造种种烦恼,种种痛苦,甚至种种犯罪的行为,觉醒的层面隐含着无量的功德、无量的智慧、无量的慈悲,我们学佛的过程,我们需要通过各种法门,我们需要去战胜自己,战胜我执、战胜贪婪、战胜仇恨、战胜愚痴,我们不断要战胜,而且我们需要通过修行去消除,我们内心的这种负面的因素,另外一方面,我们需要去开发我们生命内在的这种正向的力量,所以修行绝不是消极可以做的到的,修行就是一个人与一万个人在打架,要战胜我们无始以来的串习,佛教讲精进,在六度里讲到精进,其中有一种叫做披甲精进,就像战士在战场上身披铠甲,冲锋陷阵,我们要面对的敌人,这个敌人来自我们的内心,也来自我们的世界,当然最根源还是来自我们的内心,所以人生最大的敌人是我么自己,我们需要战胜我们的心魔,我们才能够从这个迷惑的生命中走出来,走向觉醒。

  所以从以上若干个方面,足以说明佛教是非常积极的,而不是消极的,普通的人对佛教的认识,为什么会认为佛教消极,原因是因为,他们以他们的这样一个标准来衡量,所以他们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事实上他并不知道佛教徒的追求,佛教对我们这个世间的意义和价值,而真正的佛教徒是非常的积极的,而不是消极的,这是我跟大家要分享的第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