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进入书院前的盲修瞎炼到进班后的系统修学。我受益匪浅。佛法一直都在那里,我却从学无所获、烦恼徒增。到,受益匪浅,内心轻松。为何变化会如此之大?我想根本原因就是我找到了善知识。

  学佛就像进山探宝,我对摆在面前的这座大山完全没有概念,大到路线。小道探险常识,我一无所知。如果在现实生活中我会贸然进山吗?肯定不会,我一定会去找一个向导。在他的引领下。把所有的准备工作做齐,从思想上到装备上。进山后,我更会对他言听计从,他的每一句话都决定了我能否快速、安全的抵达宝所。

  如今修学佛法道理亦然。进山没有向导,一定会丢了性命,所以我会严肃对待,那修学佛法呢?即便现代社会法宝随处可得,我没有引领,能真正获益吗?随随便便的学,我的法身慧命能得到滋养吗?如果披着佛法的外衣,修的是更大的,我执我见和我慢,不但学无所成,枉费一生。未来,我的生命又将堕入哪里呢?这与进山没有向导带领而丢了性命相比,后果要严重得多。

  依止善知识的必要性,所要达到的目的以及一直与不一致,在结果上导致的巨大反差,通过这一单元的修学,我有了清晰的认识。

  看到自己带着一身的串习,恍恍惚惚走过40年全无所知。进入三级修学一年半的时间里,心态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我一直都知道是法的力量帮助对治我无始劫以来的习气,但这一单元的学习让我明白了唯有善知识才能将法的力量注入弟子内心,其他人是做不到的,包括自己。

  接触佛法后。慢心让我一直自认为根基比别人强,只要能进入书院就算万事俱备。只等着纳法了。学了作为弟子应当具备的三项标准后,发现自己一条也不具备。万分惭愧之余。也更加感恩三级修学模式。导师以他的智慧和慈悲在为我这样愚钝的弟子铺设入道的阶梯。具相弟子应具有的素质不是短时间就能修成,导师慈悲的引领,给了我无限的信心。

  同时依止法的修习也是在破除我执。虽然我接触了佛法,并有幸进入三级修学,但通过这一单元的修学让我看清,在我和善知识之间,在我和法之间,还阻隔着坚实的我执。

  修习依止法就是帮助去除我执,整个修学过程都离不开修习依止,不只是这一单元学完就过去了。依止心增强一分,我执就弱化一分。舍弃依止法。我永远不能成为真正的法器,永远不能摆脱以自己的感觉和认知为标准,有选择的接受佛法。

  上周日结束了手头的各项工作。突然感到下周好像能清静的学习法义了。心里一阵小欢喜。不敢奢望持续太久,哪怕一周也好。谁知周一一早就在一个义工群里看到后台师兄在呼唤谁有时间承接一项设计。我的心先是一紧,我问自己你真的有时间吗?你不是也刚刚忙完吗?别接了这个活,不但连喘气的时间没有了,连自修的时间也没有了。抉择的过程好折磨呀,我知道我的心又围着自我打转转了。我能纵容自我的凡夫心吗?不能。那快放下吧,于是自告奋勇回复了后台师兄。听完设计要求,凡夫心又在那里暗暗庆幸:还好,应该不是个急活。谁知到了晚上,后台师兄说这事儿很着急,尽快搞定。周一晚上把设计稿赶出来发了过去,周二一早有了反馈,就开始了反复的修改。每次修改完发回去等待确认的过程,我就抓紧时间自修法义。终于在晚饭前第二遍自修结束。不过感觉这个设计当晚要搞定的架式,熬夜是避免不了了。我正常10点半熄灯,当我两眼干涩在电脑前找图时,突然一个声音在问自己:现在的我抱怨吗?回答不抱怨。那我能用这一单元学过的依止法思维一下,为什么不抱怨吗?导师的宏愿是什么?是成就更多的人修学佛法。我现在做的事情和导师的愿力一致吗?一致。如果不修学佛法,现在的我会干什么?一定是点灯熬油的看着电视剧、或者刷着微信、或者怨气冲天、睡觉前还要被鸡毛蒜皮的事情跟老公辩个孰是孰非、或者是因为孩子最近视力下降很快,看不清黑板,导致成绩下滑而着急上火……此刻虽然我身体疲惫,是导师的指引让我安住在正念带来的清净法喜中,在善所缘中。所以此刻的除了无限的感恩导师,感恩我服务的众生,没有其他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