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课中一开始我没明白,整个佛法修学中,所要抵达的目标,不就是要“成就佛陀的品质”吗?为什么又加入了一个要“舍凡夫心”?我在想这个“凡夫心”到底要不要舍,其实我以前没觉得“舍凡夫心”是核心,觉得凡夫心里有好的部分,我只是要去掉“香蕉皮”(恶性欲望)而已嘛。我找到最有力的依据就是“烦恼即菩提”。

  

  我想我就是因为家里面的烦恼,才会坐在这里,没有烦恼,我还来不了呢,饮水思源,我是不是应该感谢烦恼啊?

  

  这种想法其实挺“痴”的,我感激烦恼,就是不想断除烦恼,这不是凡夫心是什么?

  

  就像有个人把我打一顿,然后给我买药治伤,我是不是要感谢他?这方向就搞错了,我是要远离他,不打我不好吗。

  

  以前有首诗“最好不相见,便可不相恋;最好不相知,便可不相思”觉得挺美的,学这课时忽然想起来了。他是要说什么,就是要舍凡夫心,不要玩轮回了,这个凡夫心搞的好像挺热闹,事业、家庭、爱情,财色名食睡……我一天带孩子在广场玩,他们把那个泡泡越吹越大,大家追啊,你争我抢,最后一下破灭,还剩下什么?回家时我问他,就剩下爱恨情仇了,哪个小朋友推他了,不高兴了,高兴了,欢喜谁,不欢喜谁。

  

  而这些都是谁造成的,就是这颗心。师父说,学佛就是善用其心,什么样的心行发展出什么样的人生。我开始审视生活中的各种用心,审了一圈下来,全是凡夫心,哪怕是我认为的慈悲心--我把屋子里的蚊子,罩到一个小罐子里而后放生。发现也是凡夫心,你不要咬我和我的家人,其他爱咬谁咬谁,走吧。

  

  办公室议论各种人我是非时,我就躲出去,绕厂念三皈依。现在发现还是凡夫心啊,我高尚了嘛,不与你们为伍。

  

  真是“南阎浮提众生,起心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我忽然不知道该干嘛了,一起心,就是凡夫心,但我又不能像个木头人,什么念头也没有啊,不发菩提心,我还能干嘛?

  

  那天中午,我就试着发发菩提心,因为不发菩提心也不行了,“不发菩提心就发贪嗔痴”,师父这句话真是太可怕了

  

  中午同事又在说人我是非,我想我不听,这个是凡夫心,染污到我了嘛,我要以利他心来听,听的过程中,我有时想插话,要抛正见去压住他的观点,我一审视,这也是凡夫心,对方在滔滔不绝的时候,其实听不进去,还会觉得我站着说话不腰疼,没有真正帮到他。

  

  所以几次想说,发现都是凡夫心,我就没开口。一直埋头吃我的饭。后来我看他手敲桌子,眼望着窗外。我忽然想起8步骤的培训中说道,我们的目的是要化解情绪,而不是解决问题。那时,我看他平静了,轻轻地说了句:“现在看来,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他苦笑一下,是啊,都是瞎折腾。

  

  我可以想象,如果一开始我就说,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是不能接受的,而且我还要起情绪。因为我发的是凡夫心

  

  凡夫心就是瞎折腾,没事找事不断轮回。

  

  那次我挺清静的,听他倒了一堆垃圾,也那么清静,因为我的心没造作,意业是根源嘛,同时也感觉舍了凡夫心确实没啥事好干,发发菩提心也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