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喜班八个单元的内容已经学习了六个单元(模式、信仰、社会、人生、教界、礼仪),56个小时的小组共修、56个小时的班级共修,加在一块也不过才112个小时,然而就是这短短时间的学习已经开始改变我了。

  因为内心的烦恼众多而走进佛门、因为不能从佛法中受益领悟不到佛法的智慧而走入三级修学、到现在从道理上的认同转变成心理上的接受加之生活上的运用,现在的我已经渐渐学会用佛法智慧来解决生活上的烦恼、工作中的矛盾、思想上迷惑,这种转变不像是我发烧吃了退烧药一样的立杆见影,更像打扫卫生一样,一点一点抹去心里上堆积了许久的尘垢。前两天跟好朋友聊天,说起我现在的修学状态,感觉修习佛法的欢喜心就像是吃了一块很甜很甜的糖,只有亲自品尝到这块糖的人才能感受到这块糖的甜,不仅仅是脸上的笑,更是绽放在心里的花。

  然而,信佛的人在当代社会人的眼中不过是只知道烧香拜佛求得心里慰藉的一群搞封建迷信的人、给家庭社会也带来不了什么益处,不禁又让我想起“佛法这么好,为什么知道的人却那么少?”更多的人只知道有佛,却不知道有佛法,不知道佛法是可以让自己的人生得以改变的,包括我自己也是一样,对佛法有着诸多的误解,对于学佛的目的也是因为人生太苦只是想自了求得究竟的解脱,但是越学越发现自己的心量太小了,小到只容得下自己。

  记得曾经看过一本书《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我以为我是善良的、我以为我是慈悲的……我一直这样的认为着自己!可我真的是这样吗?所谓的善良慈悲也只是建立在凡夫心、分别心的基础上,当面对那些不喜欢的人时,慈悲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有的只是嗔恨和冷漠!

  有些人说我有孝心,可事实果真如此吗?大家看到的也只是我所展现出来的片面的表象,而我自己知道,我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不得不而已,因为母亲生病住院不得不24小时的陪伴、因为母亲自己不能洗澡不得不给她洗澡、因为母亲喜欢吃我做的饭菜不得不给她做饭、因为母亲不能给自己梳头不得不每天给她梳头……所有的这些,我又有过几次是出于主动、出于真正的孝呢?我想屈指可数的吧!

  但我却以为自己做得很好,还要求家姐也能有所付出,认为她没有很好的对待母亲,不断的用自己的标尺去衡量着她,没如我的意就不喜欢然后怨恨,甚至前几天当家姐说她可能要做膝盖手术,以后搞不好就得拄拐……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心是冷漠的麻木的,甚至恶毒的想手术也好拄拐也好,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被自己有这样的心吓到了!我不是善良的吗?不是慈悲的吗?可能要手术的那个人是个我不认识的人我都会宽慰几句,怎么到了自家人这儿反而没有了慈悲和关爱了呢?难道仅仅是因为家姐对母亲的态度吗?显然不是,是嗔恨,嗔恨使我迷失了慈悲心!嗔恨让我有理由有借口的去宽恕自己的不当行为、对他人却没有了包容,我的心竟如此丑陋不堪,再不给心灵扫尘除垢的话,我会迷失得更远!

  好在有服务大众的模式, 让我在义工行的过程中很好的检验并修正了自己,遇到对境时时观照自己心行的变化是件很有意思的事儿,曾经自以为是的我,看到了太多自己的不足之处,以为自己观察入微心细如尘,但在义工行时连桌子上的水壶空了都看不到;以为自己学佛多年,懂得很多却没有像师兄们一样将佛法落实到生活中去,差点让自己成为了一个佛法的研究者;以为自己佛子威仪行持得很好,却只是身的跪拜而不是心的礼敬;以为自己是个性上的柔弱不善于传灯,却认识不到其实是自己于法受益不多怯懦不敢;以为自己重要的不得了,班级里的师兄们需要我,实则是我需要班级里的每位师兄,当我修行力量不足时、产生烦恼时、孤立无缘时、心性不稳时……无时无刻的都是师兄们在鼓励关怀着我。修行是快乐的,因为目标是光明的,修行也是乏味的,因为没有虚妄的假相可以让我继续沉沦。

  渐渐的我知道了,正是在帮助他人的同时,才是提升完善自己之时,看到了那些自己在轮回中积累的不良串习,才知道我有哪些不足,进而用佛法去转变自己。佛菩萨因慈悲众生而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我也可以发菩提心成为菩萨,择其而上得其中,择其而中得其下。把目标定得高一些,有何不可?我已经有了瑕满人身,现在不用它成就更待何时啊?难道还要等下一个轮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