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佛教与其他宗教有何不同

  佛陀说法四十九年,后由弟子们通过数次结集,成为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佛经。其中虽然没有最高或曰唯一的经典,但在佛教流传的不同时期,都有各自作为依据的重要典籍。佛教传入中国,先后成立了八大宗派,各宗派也都有本宗的根本经典。

  佛教在流传过程中形成了很多派别,就目前来说,主要有汉语系、藏语系和巴利语系三大体系。三系佛教虽然存在一些不同,但其中最基本、最核心的教理,如缘起、无我、四谛、三法印等,都是一致的,不论哪个教派的思想都不能离开这个核心。而从对生命现状的认识到人生痛苦的解决,也是佛教各宗派的共同目的。

  佛法是人生的智慧,是真理的指南,是完善的道德,是解脱的途径。和一般宗教不同,佛教认为人类问题的根源在于我们自身,在于我们对人生的困惑,在于我们的错误认识和观念,在于我们无始以来的贪、嗔、痴烦恼。因而,对生命的正确认识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在解决方式上,佛教的着重点是自力,虽然也有他力的成分,但他力也是建立在自力的基础上。

  因为佛教既不承认一般宗教的主宰神,但也不同于唯物论者的主张。佛教是从缘起看世界,所以否定主宰神的存在。所谓缘起,就是条件决定存在。世间万事万物不是由神创造,而是众缘和合而成。佛法却认为,一期生命形式结束后,生命还会以不同形式延续。佛教认为,因果是一种自然发展规律,,不是由谁主宰的。

  二、佛教在弘扬中存在的问题

  在佛教的信众中,存在一定的迷信现象。主要是文化环境决定了这一点,和佛教有众多教派并没有必然联系。

  宗教是道德建立的基石,宗教场所是人们的精神家园,宗教师则是人类的心灵导师。因此,宗教具有净化社会人心的作用。如果宗教本身的纯洁性出现问题,这既是佛教界自身的不幸,更是社会的不幸。

  近年来,佛教界的有识之士也已意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和迫切性,为佛教的健康发展做了大量工作,主要是从制度重建和佛教教育两方面着手。佛教教育重在培养佛教人才,提高僧伽素质。

  佛法在弘扬过程中曾出现很多误区现象,哲学化就是其中之一,使佛法逐渐脱离社会和人生。其他如来世化、鬼神化等现象,则使佛法由平实而转向神秘化,这些都是佛教在流传过程中出现的弊端。但要明确的是,不是一味简化就能解决问题,禅宗和净土宗的修行虽然形式简单,可如果缺乏明师指点,没有深厚的信心或教理基础,修起来也是不着边际的。

  佛法的基本理论是缘起,缘起揭示了世间万物都是相互依赖着存在,没有独存、唯一的主宰。从缘起的意义上,佛教又提出众生平等的理念,众生和众生是平等的,众生和佛陀也是平等的。佛陀告诫弟子们,在修学上,要“自依止、法依止、莫异依止”。 以戒为师,以法为师。所以,在佛法修行上,一方面重视自身努力,一方面重视经教修学,重视对法的掌握,而不是像其他宗教那样,仅仅凭借对主的仰赖就能获得救度。

  所以佛教中又有四依四不依的思想,要我们“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依了义不依不了义”。而佛教僧团更是一个民主、法治的团体,每个人都要依法生活,依戒生活,并没有所谓的特权阶层。

  至于说到个性解放和人类对自由的追求,我觉得这一点和佛教目的是完全一致的。什么是迷信?迷信就是无知和执著。通常,人们都是生活在无知和执著的状态中,我们不仅容易对宗教产生盲目崇拜,事实上,对生活中的许多人和事都容易产生盲目崇拜。正是因为这种错误观念和盲目崇拜,给人生带来许多烦恼痛苦。所以说,错误观念就是烦恼产生的根源。学习佛法,正是要把我们的心从迷惑中解脱出来。一个人只有放弃所有的错误知见,心才能得到解放,才能拥有真正的自由。

  三、清规戒律在现实僧团的作用

  佛教的戒律是案例法,不是成文法。也就是说,每一条戒律的制定,都是因为某个僧众出现不如法的情况,是伴随着僧团发展而逐步完善的。

  戒律不仅包括个人的行为准则,也包括大众和合共住的规范。总之,僧团一切事务都是以戒律为依据。所以说,佛教僧团是法治的僧团,是民主的僧团,是平等的僧团,也是追求自由的僧团。关于这个问题,我曾作过《从戒律看原始僧团管理体制》的讲座,从公有制、法治、民主、自由、平等五个方面来揭示佛教僧团的管理特征。

  佛教和佛教界的现状也不应混淆在一起,两者并不完全一致。佛法代表究竟的真理和完善的道德,但佛教界是由现实中活生生的人组成,而每个人在实践真理、实践道德的过程中总会有一定差异,何况有些人入教本身就是动机不纯或自身素质偏低。

  不论在社会上也好,在僧团中也好,执法者的腐败都是一个现实而无法回避的问题。对于国家的治理,儒家比较重视德治,而法家比较重视法治,事实上这两者都不可偏废。我觉得道德建设是长远的,是根本的,而健全法治则是必要的。有些素质比较好的人,可以接受道德教化,而那些素质低劣的人,必须由法律进行制约。道德教育能启发人的良知良能,法律制裁却能有效制止人的劣根性。所以在佛教僧团中,既重视道德的教化,也重视戒律的约束。僧团是一个法治团体,戒律中有完整的惩罚措施。僧人如果出现不如法的行为,僧团会根据戒律作出评判,最后给予相应惩罚。

  四、如何解决社会发展带来的矛盾

  1、物质与精神:作为社会来说,不能一味提倡经济发展,应当在发展经济的同时重视传统文化和传统宗教的弘扬。作为民众来说,除工作谋生而外,还应重视精神追求,具有相应的传统文化素养,以此提高生活品质。在此同时,如果还能有健康的宗教信仰就更好,不仅精神有了归宿,对人生意义的认识也不再迷惘。若能做到这几点,我们就不会成为物质和金钱的奴隶,社会也能得到健康发展。

  2、无限欲望与有限资源:首先应当有相应的法律措施,要有保护自然环境的法规,保护历史文物的法规。除了立法,传统宗教的弘扬也非常重要。宗教一般都有禁欲或少欲的思想,希望人们以简朴的生活抵制诱惑,这种思想也能对欲望起到制约作用,是符合环保潮流的。再就是对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扬,以此丰富人们的业余生活,提高人们的精神品位。能否解决无限欲望和有限资源之间的矛盾,主要是看有没有健全的法制和丰富的精神生活,前者能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而后者能从根本上对贪欲有所抑制。

  3、道德建设与社会面临的急剧矛盾:法律比较容易达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从社会长期的健康发展来看,还需要有它的精神支柱,这便是对传统宗教、传统道德的继承和弘扬。改善社会还要依赖教育的力量。

  五、宗教是否有能力改善社会人心

  人类对宗教的态度也是因人而异,有信仰的,有不信仰的,有信得深的,也有信得浅的,而宗教对人的改造是建立在这一前提下。佛教也认为凡夫是“心随境转”。通常情况下,环境对我们的影响是很大的,宗教能不能发挥应有作用,和社会环境、社会风气的关系相当密切。另外,我们也可以从人性角度来谈这个问题。以目前社会大众的素质而言,人性偏恶的还是居多,这也正是造成社会不良风气的根本原因。

  从佛教角度来看,生命主体既不是善的,也不是恶的。人性是人类行为和心灵活动的积累,人的心灵中有善的心理因素,也有不善的心理因素。这就说明人性也是缘起的,可以通过我们的努力去塑造、去改变。改变人性还需要合理的方法,就是建立人们能够奉行的道德准则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的生命素质不同,起点不同。但生命是缘起的,不是固定不变的。我们所说的天性,只是生命的积累,是心灵习惯的积累。传统宗教和道德的意义,就在于改变人性中不健康的因素。所以,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希望的。

  不管社会学也好,哲学也好,科学也好,宗教也好,对世界的改善都要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不管是什么学科,虽然关注层面不同,但必须是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否则就达不到改善社会的效果。佛陀所说的教法揭示了宇宙人生的绝对真理。真理是具有普遍性、必然性的。

  六、教界能为当今社会做些什么

  第一,佛教能为社会提供一种健康的宗教信仰。弘扬佛法能为民众提供健康的宗教信仰和辨别真伪的标准。第二,学佛能为我们提供正确的人生观。第三,佛教界能为社会发挥慈善的功能。第四,当今教界完全可以在环保领域为社会做出自己的贡献。